歡迎光臨 下書網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鍵)
手機看小說:m.shutxt.com
背景:                     字號: 小號 中號 大號 加大    默認

《江山如此多嬌》第二章

“春水劍派王動、玉玲、玉瓏到──”
大江盟總舵“江園”的花園里三百多雙原本盯著玲瓏姐妹的眼睛“唰”的一下全投到了我身上,春水劍派開派二百馀年,從來沒聽說有男弟子,我可是開天辟地頭一個,光這一點就夠吸引這些武林豪客的眼球了。
迎接我們的是大江盟的總管柳元禮,他是個很富態的中年漢子,聽玲瓏姐妹說別看他胖,水上的功夫天下第三,一把分水刺還給他在江湖名人錄上掙了個三十九的位子。
“兩位玉小姐和王少俠大駕光臨,敝盟上下深感榮幸?!绷岘嚱忝檬谴核畡ε烧崎T人玉夫人的愛女,又是武林新人榜中人,春水劍派讓這麼兩個人前來拜壽,算是給足了大江盟面子。
王少俠?我一撇嘴,你怎麼給我亂帶帽子?王公子、王官人、王淫賊都比什麼王少俠好聽,少俠?我俠你個頭呀!“哪里哪里,齊盟主五十大壽,理應拜賀?!蔽夷樕隙阎?,手一揮,“上壽禮?!贬崦娓陌藗€穿著杭州最大南貨店“四海商行”制服的少年捧著精美的壽禮走了過去。
多謝,多謝。柳元禮的笑容更親切了,玉夫人好吧,李長老也好嗎?里面請,兩位小姐天人似的,怎麼能和外面那些粗人在一起!王少俠,┅┅怎麼,您有寶眷?那¨¨那也住內院吧,離兩位玉小姐也近。王少俠是玉夫人的弟子嗎?┅┅不是?┅┅什麼!您是宋女俠的弟子?她、她前些天不是遇害了嗎?!少俠可要節哀順便,兇手查到了嗎????是楊威?┅┅已經被玉小姐抓起來送官府啦?!
柳元禮的笑容里突然多了些東西,我知道那是因為楊威的緣故,柳元禮不得不重新評價玲瓏姐妹。安頓好我們,他匆匆的離去了。
我想他應該去找齊放了,名列江湖十大門派第九的春水劍派突然多了個男弟子就已經夠讓人心生詫異的了,原本與楊威的實力在伯仲之間的玲瓏雙玉又突然武功大進,竟然一舉生擒了他,這個春水劍派發生的事得盡快的讓盟主知道。
當然,這都是我猜的。其實大江盟的實力比我想像的要大得多,在柳元禮向齊放匯報後的半個時辰,大江盟的鴻雁堂堂主“秋霜劍”蘇秋已經拿到了厚厚一疊材料。
“春水劍派原有十三名弟子,一個月前,玉掌門的三師妹宋思和她的弟子胡仙被兩蒙面人奸殺,目前全派共十一人,其中并無男性弟子。王動,據悅來客棧提供的資料,他用的是南直隸統一發放的路引,出身年齡均不詳,其言為宋思弟子,不足為信。此人七天前攜眷抵杭,住進悅來,期間并無異常舉動。四日前玉玲、玉瓏同樣住進悅來客棧,而且和王動住在一個上院,恰恰在這一天,玉玲瓏將楊威擒獲,并由王動將之送入官府?!?br />“如果玲瓏姐妹沒有被脅持的跡像,那麼王動基本上可以斷定是春水劍派二百年來第一個男弟子,我看過拜貼,他的名字寫在玲瓏姐妹之前,顯然他在春水劍派的地位要高一些。不過,玲瓏雙玉的武功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了呢?”大江盟的副盟主公孫且輕搖羽扇,緩緩說道。
“會不會是他們師兄妹三個聯手做的?”問話的是大江盟刑堂堂主武波。
公孫且笑了笑,有這種可能。不過,群毆不見得比單打獨斗厲害,玲瓏姐妹因為是孿生子,心意相同,兩個人如同一個人似的,如果硬加上一個,反倒有可能束手束腳。
屋子里的人都是高手,公孫且一點,大家都明白了,無論如何,玲瓏雙玉的武功都有了長足的進步。
公孫且又道∶“其實問一問楊威,什麼都知道了?!?br />蘇秋苦笑道,楊威的腦袋已經掛在了府衙門外,聽說李之揚連夜取了口供,怕有馀黨相救,請旨在昨天給斬了。李向來與本盟不睦,想從他嘴里知道點什麼恐怕是不可能了。
這時,一直沒說話的齊放突然道∶“春水劍派的禮可不輕呀。我記得春水派手里好像很拮,幾年前空聞大師接掌少林寺,玉夫人親自前往,也不過帶了四樣平常的賀禮?,F在倒像是一下子發達起來了,什麼原因?”
“莫非是王動?”
“就是他。蘇秋,你派得力的人馬盯住王動的一舉一動,江南沒聽過這號人物,江北那邊多下點功夫,雖說那里是慕容的地盤,你也要給我查清楚,這個王動到底是什麼來歷!”
江園是個大宅院,我王大官人在揚州的豪宅沈園已經夠大了,可比起江園還小那麼一點點。
“人家是販私鹽的?!薄笆菃??”
“可不是嘛,要不哪兒來的這麼多錢!江湖上凡是有勢力的幫派哪個沒有自己的生意!少林武當有皇帝親封的地產,特別是武當,良田上萬畝,少林也自己辦武術學校;唐門販藥材,大江盟和慕容世家都是販私鹽,只是一個在江南一個在江北;就連離別山莊也養了一批人專盜古墓,倒賣古玩賺錢?!?br />原來如此。這江湖也和官場一樣,不溜需拍馬、不貪污**、不巧取豪奪、不買私販私、不雞鳴狗盜的,你就別想賺大錢??磥?,我師父那龐大的資產來路也不會太正。
那咱春水劍派靠什麼生活?
玲瓏姐妹臉上浮現出感激、苦澀與無奈,“我娘不許我們干別的,十幾個師姑師姐都靠我娘給那些小姐太太們看病的診金維持生活,日子過得挺苦的?!?br />心痛心痛!像玲瓏姐妹這樣的尤物應該穿著寶悅坊的湖絲肚兜、帶著寶大祥的名貴飾品躺在床上等著我把玩的,怎麼能讓那些低劣的衣服粗糙了她們細嫩的肌膚,讓該死的泥路把小腳磨出了繭子呢!
師妹,這里有三千兩“大通行”的銀票,是我孝敬奶娘的,奶給帶回去吧。
師兄,還是你自己給她老人家吧。齊盟主的壽筵一過,我就帶你回去,你的身份還得我娘確認才行。
嗯?,春水劍派不過是我臨時需要的一個招牌而已,這兩個小妮子竟當真了,不會是相中了我,帶回去給老娘看吧?
“好吧,那我就和奶們走一趟?!绷岘囘@對孿生姐妹在床上是不是也心意相通,我倒很想試上一試。
江園內院里住的都是有頭有臉的江湖名人,不過,因為明天才是齊放的五十大壽,一些重要門派的人馬恐怕要等晚上才能到達,已經住進內院的人里并沒有什麼美女,也沒有值得我結交的人物,轉了幾圈之後,我無聊的回到了住處。
蕭瀟正在作畫,我們的住處窗前就是一個開滿荷花的池塘,旁邊假山聳立,垂柳如蓋。微風徐來,柳條輕送,香氣襲人,確是寫意的住所。蕭瀟畫的就是窗外的景色,池塘、假山、垂柳已躍然紙上,只剩下荷花還沒有完成。
“『柳枝西出葉向東,此非畫柳實畫風』,蕭瀟,奶的畫又有長進了?!辈皇钦f美女都長著白癡腦袋嗎?我看未必,蕭瀟就聰明的很,多少人一輩子也領悟不了的東西,我講一遍她就明白了。
都是主子教的好。這話沒錯,師父從來不教蕭瀟,他說他只有一個徒弟就是我。蕭瀟的武功是我教的,琴棋書畫、詩詞歌賦也是我教的,當然床上的功夫更是我親手指點的。
“識高則文淡,意高則筆減?!蔽野咽挒t抱在腿上,嬌小玲瓏的她并不妨礙我作畫,我寥寥幾筆,畫上便有初夏荷花始綻之意,“意在筆先,不到處皆筆,此謂筆不周而意周?!蔽覞M意的看了看畫,把筆一擱,伸手抓住了她的酥乳,笑道∶“就像奶的身子,有三兩樣裝飾就夠了,再多,美感就被破壞了?!?br />我手下的那朵蓓蕾上能摸到一個小小的環,不錯,那是一個乳環,兩年前蕭瀟十八歲的時候我親手替她戴上的,師父本來要幫我,我說不行,蕭瀟的身子只能我一個人看,就是師父也不行。師父倒沒生氣,只是笑著說行呀小子,你以後肯定比我有出息,還替我找了個人讓我練手。蕭瀟說她很喜歡它,因為上面刻著我的名字,“看到它,我就知道我永遠是主人的女奴?!?br />明媚的陽光照進來,蕭瀟的身子更顯白皙,粉嫩的**并沒有因為七年的撫弄而稍有變化,左面那一個上戴著一只鑲滿了名貴寶石的乳環,在陽光的照耀下發出七彩光芒,把**襯托的愈發嬌艷欲滴。蕭瀟的小手托起右邊的一只塞進我嘴里,“好主子,什麼時候這一只也戴上呀?”
不行,那是給我兒子留的,我含糊道,任由滑膩的**在我口里膨大。少爺我出師了,也該有我自己的後宮了,蕭瀟,奶就可以替我生個兒子了,這個就留給我們的兒子吃奶吧。
蕭瀟的身子抖動起來,好主子,蕭瀟現在就要,她呢喃著,一撩裙幅,里面竟沒穿小衣,身子一提一挫,我的分身便進入了一個泥濘的花徑。
師父曾經告訴過我世間女子有七大名器,曰∶春水玉壺、比目魚吻、重巒疊翠、朝露花雨、碧玉老虎、玉渦鳳吸和水漩菊花。此七種名器,萬中不可求一,師父窮一生之力,僅見其二;相比之下,我就算有福的了,師父把蕭瀟送給我的時候恐怕萬萬沒有想到,她不僅是個絕代佳人,而且身懷七大名器之一的“朝露花雨”。
蕭瀟的**如同早春的露珠晶瑩剔透,窄小的花徑下著絲絲細雨,像千丌只手在輕輕撫摸著我的分身,如果我沒練過洞玄子秘注十三經,我恐怕早丟盔卸甲了;如果我的分身不是天下三大名槍中的“獨角龍王”,蕭瀟也不能這麼快就沖到了頂峰。
好主子,瀟瀟不、不行了,死了┅┅
一陣喘息之後,蕭瀟慵懶的靠在我懷里,輕啜著我的**,她知道我還沒滿足,正攢些力氣應付我下一輪的攻擊。
“主子,有人來了,兩個人,腳步好輕,是玲瓏姐妹哩?!边@是蕭瀟唯一強過我的地方,她的六識異常敏銳,就是在歡好的時候,我也只能和她打個平手。
別動,我按住蕭瀟,她正想抬身起來。
好主子,你不是故意想讓她們姐妹看到吧?蕭瀟媚眼如絲的道。
蕭瀟,奶真不枉我的寵愛,“不錯,我就是想讓她們看到,像玲瓏姐妹這樣的珍品,我怎麼舍得讓她們落到別人手里。蕭瀟,奶想不想多兩個妹妹呀?”
“想?!?br />結果,當窗外現出兩個披著長發的腦袋的時候,我正一邊撫弄著蕭瀟的**,一邊望著她們。
“師┅┅師兄,你┅┅你┅┅,我┅┅我┅┅”玲瓏姐妹顯然不能理解看到的一切,這一切是那麼的震撼,兩個人都呆住了,傻傻的望著我和蕭瀟,以致都忘了其實她們應該是快速離開這里才對的。
“什麼你你你,我我我的!”我掐著蕭瀟的**,那**漲的如同一粒紫葡萄,她不由得發出了膩人的呻吟,讓玲瓏姐妹聽得一哆嗦?!斑€不快給我滾進來,我可不想讓別人看到堂堂的玲瓏雙玉偷窺她師兄的好事?!?br />玲瓏姐妹似乎已經喪失了思考的能力,順從的進了屋子。等把門關上,玉玲好像才清醒些,滿面通紅的道∶“師、師兄,我們不是有意的,你┅┅你也不關窗。再說,還是白天┅┅”
白天怎麼啦?白天不行嗎?奶們看,蕭瀟的身子多美,晚上我能看清楚嗎?
“師兄你欺負人!”玉玲扭頭就要走。
“玉瓏,還不拉住奶姐姐!”玉瓏下意識的一把拉住了玉玲,嘴上卻道∶“師兄,姐姐說得沒錯呀,你不該這樣嘛!”
“奶們先背過身去!”我知道不能太過分了,太超出她們的想像力可是會適得其反的。玉玲早就轉過身了,玉瓏嘟囔了一句,才把身子背過去。
兩個絕色佳人在旁邊聽戲,我心里興奮異常,蕭瀟也是如此,短短半柱香的時間,蕭瀟就四次**,我也發射了。
“好了,師妹找我有什麼事?”我略略整理一下衣服,蕭瀟卻還是半裸著上身蜷在我懷里。
玉玲刻意不去看蕭瀟,扳著臉道∶“師兄,出大事了,鷹爪門的門主『鐵鷹』況天和門下三個弟子在離江園不到十里的竹子壩被人殺了?!?br />小 說t x t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鍵盤方向鍵翻頁)返回目錄 寫寫書評 泥人作品集
泥人其他作品: 《江山如此多嬌》

98年七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