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下書網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鍵)
手機看小說:m.shutxt.com
背景:                     字號: 小號 中號 大號 加大    默認

《江山如此多嬌》第九章

十二連環塢并沒有像李六娘預料的那樣放棄牡丹閣,反而變本加厲的增派人手;又大肆收購栗子鎮的酒樓茶館,惹得秦樓也是大派銀子,網羅了不少客棧當鋪,竟出現了一條街街南俱歸十二連環塢而街北全是秦樓產業的奇特景象。
結果很快就有傳言說小小栗子鎮一山不容二虎,牡丹閣這下子跟秦樓拼個你死我活了,弄得整個鎮子風聲鶴唳的,不過兩家的生意卻似乎并沒有受到什麼影響。
“奇怪,十二連環塢究竟賣的什麼關子?”我望著月光下有如大魚一般在浪里穿梭的蕭瀟和玲瓏自言自語,它為什麼放著大江盟不管,卻和秦樓斗起富來,難道使得是疑兵之計?
烏篷船正蕩漾在一望無際的湖面上。陳娘子果然豪爽,雖然已經知道我并不是采珠的商人,而要去的地方又是強盜出沒的東山水道,可她二話沒說便吩咐女兒起航,當天晚上便到了目的地。
這個圍在十幾個島子中間的狹長水域盛產梅鱭、蝦子和湖珠,太湖魚米之鄉的美譽一多半是由東山水道掙出來的。
正是魚汛季節,湖上漁船密布,只是到了傍晚,大家都下錨休息,一時間篝火點點,炊煙繚繞,景象煞是壯觀。
蕭瀟和玲瓏見船旁并沒有其他的船只,天氣又是悶熱,便換上水靠下水游泳去了,我便靜靜的坐在船舷看三條美人魚盡情的嬉戲。
“爺,您不是也知道大江盟是在水道上發的家嗎?”無暇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接著一對素手輕輕搭上了我的肩頭,溫柔的按摩起我的臂膀來。
“長江不比太湖,大江盟的水師在太湖占不著什麼便宜?!蔽业氖窒蜥崽饺?,觸手是豐腴的**。
“因洛ub太湖,十二連環塢可以保持最大的機動性;可換了牡丹閣,敵暗我明,明擺著一個挨打的架勢,這里肯定有陰謀?!?br />尹觀雖然笨,但高光祖卻是個聰明人,十二連環塢不合情理的舉措只能用陰謀來解釋了。
“爺,你下來和我們一起游唄!”玉瓏在不遠處向我招手。
無暇輕推了我一把,小聲笑道∶“爺,你去吧,玲瓏都有好幾天沒得到爺的寵愛了?!?br />我倏然一驚,禁忌與偷情的魅力如此之大,我竟然不知不覺的冷落了我的姬妾。我感激的望了無暇一眼,又在她的小手上輕輕捻了一把,脫下衣衫,只留下一件小衣,便一聲怪叫跳入了水中。
在瘦西湖里練就出來的浪里白條功夫此時在太湖顯出了身手,一個長距離的潛游之後我便出現在了玉瓏的身後。
虎鯊皮的水靠將她玲瓏的身材完好無缺的表達出來,在前面像青蛙一樣悠閑游著的她,雙腿開闔間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出她私處的形狀來。
我一陣心動,一個加速趕了上去,大手順勢在她挺翹的臀上掐了一把。
“喲”,玉瓏的水性并不高明,被我這麼一鬧,頓時嗆了口水,心中一慌,身子便往水中沈去。我伸手一帶,把她摟進懷里,踩著水讓她換了一口新鮮空氣。
“嚇死我了?!彼@魂初定,邊咳邊使勁白了我一眼。
玉瓏使勁摟住我,堅挺的雙峰緊緊頂在了我的胸前,薄薄的鯊魚皮似乎擋不住它的那份嬌膩。
“是嗎?讓爺摸摸看,是真害怕了嗎?┅┅嗯,玉瓏,奶的心跳的可真快呀┅┅”
虎掌握住了一只蓓蕾,在肆意的揉搓中它變換著自己的形狀,而它主人的身子轉眼間便癱軟在我懷里,腦袋趴在我的肩頭,呢喃道∶“爺,陳娘子┅┅能看見耶?!?br />一句話反倒激起了我的性子,瞥了烏篷船一眼,那里似乎有人影閃動,也不知是無暇還是陳氏母女,我興致更高,連分身都涌起了一股異樣的斗志。
“小浪蹄子,奶咦呀的**聲她難道聽的還少嗎?惹惱了少爺,我把她母女四人一齊做了?!蔽医忾_水靠的鈕扣向下一拉,頓時露出了半截白皙的身子。
月色將清澈的湖水鍍上了一層銀色,也把玉瓏的身子映得越發像是粉雕玉砌的一般。
晶瑩的水珠從她渾圓的肩頭落下,滴在了豐挺的雙峰上,讓那一對明顯勃起的紫葡萄周圍也布滿了水珠,在月光中那水珠泛著柔和的光芒,彷佛是一粒粒的湖珠,把那兩只紫葡萄襯的愈發嬌艷欲滴。
“玉瓏,奶這里好像變大了?!蔽乙幻鎽蛑o,一面把水靠從她身上完全剝了下來,把它扔給了游到近前的蕭瀟和玉玲。
玲瓏都是長身體的時候,在我雨露的滋潤下,越來越有女人的味道。
“爺你好壞呀!”玉玲雖然口里嗔怪,眼中卻閃動著艷羨的情火。
我微微一笑,抱著玉瓏往船那邊游去,待到了船尾錨鏈處,我讓玉玲一手拉住錨鏈,一手抱住妹妹,而我則扶住玉瓏的小蠻腰,雙腿一擺,神兵已經破肉而入。
微波蕩漾的湖水就像千百只情人的手細心撫慰著我和玉瓏的軀體,我的神兵進進出出的便是兩種不同的溫柔,或許是如此開放的空間讓玉瓏的感覺更加敏銳,她很快便尖叫一聲癱在了姐姐的懷里。
我正待撫慰看得眼熱的玉玲,卻聽守衛在不遠處的蕭瀟發出了警告,然後便聽船的另一側有人叫道∶“咦?這不是陳娘子的船嗎?”接著就是五六個人一齊發出的怪叫聲。
我可不想讓自己女人的春光落在了別人眼里,忙抱著玉瓏躲在了船的陰影處,就聽陳娘子潑辣的笑罵道∶“叫什麼叫,難道老娘來不得這東山水道呀!陸猴子,上次是不是讓你站著出去了你就覺得自己很光榮???”
對面傳來嘻笑聲,接著有人學起了女子的**聲,“我頂?!薄皢选篮镒幽沩斔牢伊恕次見A?!?br />那聲音倒和陳娘子頗有幾分相像,我心中好笑,手指頂在了玉瓏的私處,那**的馀韻并沒有消散,花瓣依舊綻放著,我的手指一下子便鉆了進去。
我頂。
玉瓏嬌慵的嗔了我一眼,頭便搭在了我的肩上,膩聲道∶“爺就饒了瓏兒吧,瓏兒已經沒力氣了┅┅讓姐姐來伺候爺吧?!?br />“怪不得你張百勝兩下子就清潔溜溜了,原來是個陰人?!标惸镒雍敛惠斂?,看來她和這條船上的人很是熟悉。
對面船上傳來一陣哄笑,“陳娘子,老張不行,那就換我來服侍奶吧?!?br />“換俺,俺的家伙又粗又長,保準讓奶舒服死。小武你那手指頭似的東西戳戳屁眼還差不多,前面就留給俺吧?!?br />“什麼呀!”玉瓏嗔了一句,月色中我看到她臉上似乎多了一抹桃紅。
我嘻嘻一笑,手指從花瓣里拔出向後滑去。她一聲輕叫,身子一擺躲了過去。
我知道玉瓏的臉皮薄,說起來她天性活潑,可到了床上反不如姐姐玉玲能放得開自己,轉眼看玉玲雖然也是滿臉的紅暈,眼中卻有些躍躍欲試的模樣,便沖她一招手。
“吵什麼!”那邊船上突然傳來一道喝聲,那些嘻笑怪叫便漸漸沒了,聽這人道∶“陳娘子,這幾天東山水道可不太安靜,奶還是趕快回去吧?!痹捓镱H有些關切的味道。
“喲,是二哥呀?!?br />陳娘子換上的另外一種聲音真是又嬌又媚,“這些日子你這沒良心的跑到哪兒去了,害的我們娘倆茶不思飯不想的。你看,珠娘可都瘦多了?!?br />那人乾笑了兩聲,恰巧玉玲劃水的聲音有些大,那人突然道∶“咦,水里有人!”
“這人好靈的耳朵!”我心中念頭一閃,知道不能再在水里呆著,示意玲瓏姐妹別出聲,整理了一下小衣,身子一竄便上了船舷。
“好水性!”對面船上頓時傳來了一片叫好聲,我循聲望去,不遠處一艘大船的船舷上已經站了十二三個結實精壯的漢子,在這些漢子中間有意無意留出的一塊空當里坐著一個五十多歲的老者。
“這位小哥是誰呀?”老者瞇著眼睛好奇的望著我,正如我好奇的望著他。
陳娘子的船上挑著一盞燈籠,正照在我的身上;而那個老者雖然坐在桅桿的陰影里,不過借著月色,我還是把他看得七八分清楚。
他該是陳娘子口中的那個“二哥”吧,這老者也和那些小夥子們一樣精赤著上身,歲月似乎只是在他的臉上和肌膚留下了痕跡,而那身子卻是健壯如昔。
“他呀┅┅”陳娘子看女兒愛娘正把毛巾遞給我,靈機一動道∶“他是愛娘的恩客,我女婿?!?br />她一指那老者,笑道∶“佟哥兒,這可是咱太湖上赫赫有名的一條龍孫二哥,你叫二叔吧?!?br />“叫姐夫也成呀?!蹦沁叴嫌袀€小夥子的一句話引來大家一陣笑聲,珠娘隨手把鍋鏟子擲了過去,然後幽怨的望了那孫二一眼。
“二叔,”我一拱手,既然陳娘子這麼說,我只好把戲唱下去。
“佟哥兒好像不是咱水上人家呀?!?br />“二叔目光如炬,”我贊了一句,“小侄乃是采珠客,這太湖是初來乍到,還請二叔多多指點?!?br />“有陳娘子指點你就行了,她面子比我孫二大?!?br />他似乎并不吃我拍的馬屁,“你說你是采湖珠的商客?我怎麼看著不像呀?”
“二叔的船也不一般呀?!蔽艺诡佇Φ?。這孫二會不會是十二連環塢的人呢?
我心中暗忖,他的船明顯比其他的漁船大一號,吃水也深了許多,桅桿上設有了望斗,船首埋在水下的部分隱約可以看到一根巨大的木刺,若是打起水戰,這絕對是件致命的武器。
孫二眼珠一縮,卻沒再言語。旁邊陳娘子似乎看出氣氛有些不和諧,忙打岔笑道∶“二哥,這東山水道的水賊又開始活動了嗎?”
我正在猜測那些水賊的來歷,孫二旁邊一人道∶“二叔怎麼會怕那些毛賊?”
孫二也搖搖頭,“說了奶一個婦道人家也不明白,還是快離開東山吧?!?br />他話音剛落,了望斗里突然傳來嗚咽的號聲,那些漢子們聞聲極快的散開,轉眼間五座巨帆已迎風而起,船舷處整齊劃一的伸出八只大槳,卻停在那里并沒有劃動,似乎在等待立在船首的孫二的命令。
空氣里頓時彌漫著一股緊張的氣息,倒是孫二依舊很鎮定,還轉過頭來叮囑陳娘子讓她趕快離開。
陳娘子似乎很是敬畏他,沖我滿是歉意的一笑,便吩咐女兒起錨,向孫二那只船的側後方駛去。
“速度慢一些?!蔽曳愿狸惸镒?,又問這個孫二是什麼來歷。
“說起孫二哥來,故事可就多了?!?br />陳娘子的話里頗有些自豪,望著遠處淵停岳峙的孫二眼中泛起一股柔情,“他可是咱湖上最有名的一條龍,在我十幾歲的時候他就闖出了名號,聽說他水里的功夫全湖第一,就連東山水道那幫水賊都讓他幾分呢?!?br />說話間,遠處夜幕里幾點亮光快速的接近,不一會兒便現出了船的輪廓。湖上的幾天,我已經學會了如何來分辨一艘船的大小,看到相繼出現的三條船,我不禁有些吃驚了。
好大的船!已經可以斷定這幾條船決不是漁船,我腦海里頓時便想到了十二連環塢,後面已經上船換好了衣服的蕭瀟有些擔憂道∶“主子,是十二連環塢嗎?”
我沒有回答,只是讓四女全回到艙里。
而這時從夜幕里又躍出兩艘稍小一點的船來,和前面的三艘船匯合到了一起,船隊越駛越近,立在最前頭一艘船船頭的兩個漢子的臉也漸漸變得清晰起來。
大江盟總管柳元禮?再看旁邊一人,個子不高卻很結實,雖然沒有五柳長髯,可也是臥蠶眉丹鳳眼,與齊放八分相似,應該就是在牡丹閣見過的齊功了。
“大江盟的動作好快呀,竟然連水師都已經調來了?!?br />看旗艦上的旗號正是大江盟的明月大江旗,我雖然滿心驚訝,可心情卻是一松,轉眼看其他四艘船上的船首同樣各站著一人,都是些陌生的面孔,并沒有齊放和魏柔的影子。
“二哥一向可好?”
大江盟的船隊在孫二十丈前戛然而止。柳元禮隨即拱手問候孫二,他圓臉上的神情看起來比對我的時候真誠了許多,顯然兩人早就認識。
而隨著他的問候,他身後十幾個大江盟的弟子整齊劃一的拔出了長刀,斜指星空。
“好什麼好?還不是混口飯吃?!?br />二哥并不在意大江盟給他的隆重禮節,沒好氣的道∶“你小子發達了,也不來看看你二哥?!?br />孫二雖然滿口埋怨,語氣里卻透著欣喜,顯然老友重逢,心中也很開心。
“這不是來了嗎?”柳元禮嬉笑道。
“哼,帶著這麼多艘戰船來看我,怎麼,想和你二哥打上一架呀?”孫二笑罵道,“荷,連排幫的人馬都到了,你小子來是為了東山那幫水賊吧?”
我心中一動,排塤ub杭州江園的時候就很支持大江盟,副幫主司空不群還與宮難等一道去了寧波,或許兩派已經結盟了;再仔細看看後面兩艘船上的旗號,果然不是大江盟的明月照大江。
柳元禮搖搖頭∶“是十二連環塢?!?br />孫二不再言語,因為他背著我,所以看不到他臉上的表情,不過他手上煙袋鍋子火星一閃一閃的卻陡然快了幾分。
我不懂水戰,不過光憑柳元禮、齊功和五艘戰艦就想去碰十二連環塢,顯然是算準了尹觀、高光祖一乾高手并不在船上;倒是看孫二的模樣,似乎他并不了解目前的局勢。
“二哥,東山的水賊洛uo麼猖狂?湖區漁、珠兩大商幫花費了那麼多銀子武裝自己也沒能剿滅它,是何道理?二哥您恐怕比我齊三更清楚吧!”
齊功雖然陪著笑臉,可話咄咄逼人,顯然是在激將。孫二卻笑道∶“三爺,我孫二年歲大了,只希望平平安安的過生活,十二連環塢沒惹到我頭上,我也沒必要跟他喊打喊殺的。不過元禮是我的老朋友,我就提個醒兒,前面葫蘆岔子的浪頭著實不小,行船可要當心?!?br />柳元禮感激的點點頭,“二哥我會小心的?!币粨]手,“兒郎們,去葫蘆岔子!”
http://www.lzuowen.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鍵盤方向鍵翻頁)返回目錄 寫寫書評 泥人作品集
泥人其他作品: 《江山如此多嬌》

98年七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