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下書網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鍵)
手機看小說:m.shutxt.com
背景:                     字號: 小號 中號 大號 加大    默認

《江山如此多嬌》第十二章

“大官人怎麼去了這麼久?!”
在陳娘子的埋怨聲中烏篷船快速駛出了東山水道,在外面不遠處停了下來,陳娘子母女擔驚受怕的大半夜,此刻已是困倦之極;而蕭瀟玲瓏在水里呆久了,乏的倒在艙里就睡,就連我都累的有些脫力了。
看蕭瀟玲瓏睡夢中安祥的臉,我心中涌起一股柔情。
天香樓李玉那對勾魂奪魄的眸子、聞香院孫碧那雙天地回春的素手已經漸漸在我的記憶中淡去,我的腦海逐漸被蕭瀟玲瓏的一顰一笑所填滿,當然還有┅┅
累了吧,奴婢給爺揉一揉,無暇嬌媚的聲音輕輕在我耳邊響起,一對柔荑溫柔的搭在了我的肩頭。
雖然因為心理上的陰影,無暇在面對敵人的時候發揮不出真正的實力,可她的內功卻沒有減少半分;百曉生的江湖名人錄也不是憑空杜撰出來的,排名十三的高手果然與眾不同,同樣是折騰了一晚上,無暇的精神就比蕭瀟玲瓏強很多。
我順勢躺在了無暇懷里,享受這來之不易的溫存。
“爺,為什麼要放走隋禮呢?慕容世家的口碑可比大江盟差太多了?!?br />我當然知道,雖然他們都是販私鹽出身的,可大江盟相當照拂在江上河上討生活的窮苦百姓,平素扶危濟困、修橋補路的好事做了不少;而慕容世家包娼設賭、窮侈極奢,甚至還有傳言說他拐賣人口,在江湖朋友眼里,那是一個白道一個黑道,好壞分明。
“江湖傳言不足為信,慕容畢竟是鄉親,何況還和我有些交情?!蔽液湍饺萸锏慕磺槎喟胧且驗樘K瑾,蘇瑾是聽月閣的頭牌而慕容千秋是聽月閣的老板,老板要保持蘇瑾清純玉女的形象,而我卻要得到她的身心,一場較量的結果雖然是我勝了,可慕容也沒有失敗,因為蘇瑾一直不肯離開聽月閣安安心心做我的女人。
對那些風流韻事我并沒有絲毫隱瞞,無暇也知道我生性喜愛女色,聽了便只是笑笑,“爺,恐怕不光是看在鄉里鄉親和蘇瑾的份上吧。魏柔,是不是因為魏柔?”
“奶腦筋轉得倒滿快的嘛?!?br />女人似乎一碰到這種事情,心思便變得細致而又機敏,和沙場征戰的時候便截然不同,“不光是魏柔,我的目標是整個隱湖?!?br />“隱湖就隱湖吧,誰讓都是爺的┅┅”無暇的話說了一半便停了下來,一雙玉手在我周身游滾,手過之處著實舒坦無比,而袖籠帶過的陣陣幽香也讓我深深陶醉。
過了半晌,她才道∶“若是十二連環塢真的滅亡了,江南就再也沒有能和大江盟相抗衡的門派,而長江上的排幫又倒向了大江盟,慕容世家的日子恐怕不會好過了?!?br />“慕容不會坐以待斃的?!蹦撬琅肿禹w光隱諱的功夫比我都深,和他認識了十幾年,竟不知道他身懷絕技,他暗地里究竟能搞出多少花樣來恐怕沒人會知道。
再說大江盟有沒有過江一戰從而一統江湖的想法還未為可知呢,我也犯不著替他擔憂;即便是有,以慕容世家的財力而言,這一戰打下來誰輸誰贏只有天知道了,慕容千秋那只老狐貍總不會像尹觀和高光祖那兩個白癡放著大把的金銀珠寶而不知道怎麼去用吧!
想到金銀珠寶,我一下子記起殷二姑娘來,這些日子也不知道寶大祥的運作正不正常,資金能不能周轉開?她的對手霽月齋那麼強大,她是不是還有信心支持下去?
望了一眼扔在一旁裝滿珠寶首飾的包袱,“看來,十二連環塢的這些不義之財送給她沒準兒能讓寶大祥迎來轉機?!蔽野碘獾?。
“等太湖事畢,和爺一齊回趟揚州?!彪x開沈園的日子太久了,五位師娘該惦記我了,再說我娶了玲瓏姐妹,總要讓幾位老人家看看。
而另一個原因卻是為了殷二姑娘,慕容家并不經營珠寶首飾,隋禮若是沒改變主意,那時想必已經投靠了慕容,他手里的珠寶需要出手才有價值,這樣的好事我怎麼也要幫寶大祥聯系一下。
無暇的手驀地停了下來,臉上有些羞澀,扭捏道∶“是不是要去拜會五位師娘呀?”
“害怕呀,丑媳婦才怕見公婆,奶那麼溫柔可人,怕什麼?!”
無暇的臉上頓時浮出一層喜色,也不知道是因為我夸她,還是聽我定下了她的身份。其實在我心中,我并不在意她與玲瓏之間的關系,也不在乎別人會怎麼看我,我只知道她現在是無暇,而無暇已經是我的女人,她的身份只能增加我的快樂。
倒是她自己不時為了她的身份而困擾,無論是作為表姐的無暇還是作為母親的玉夫人。
望著在我胸前移動的藕臂,那對雙龍戲珠鐲在月色里發出奇異的光芒,我伸手把玩了幾下,笑道∶“李寬人送來的那對乳環和這鐲子正是一套,等回蘇州的時候,就戴了吧?!?br />就算是在夜里我似乎都能看出她臉上騰起的那片紅云,她的眼睛一對上我的目光便羞的立刻垂了下去,可嘴里吐出的溫順話語已經把她的心思完全暴露了出來。
“奴婢聽爺的?!?br />我扎扎實實的睡了一個好覺,既然大江盟動上了手,牡丹閣那里我早去晚去便無礙大局了。
等我換了裝束以李佟的面貌悠然出現在秦樓、牡丹閣相峙而立的那條街上,這里就像什麼事兒也沒發生過似的,進進出出兩家妓院的人們和我一樣的悠閑自得。
“恭喜公子?!崩盍镄φZ盈盈,而躲在她身後的莊紫煙則是滿臉嬌羞,全然不見了頑皮神色,顯然六娘要兌現諾言了。
“這麼說,十二連環塢真的被大江盟吃掉了?”雖然我知道喜從何來,心里也早有準備,可這個消息畢竟還是震撼人心。
想當年快活幫全幫覆沒,少林武當兩派折了不少好手都沒撼動十二連環塢的基業,今朝竟被大江盟一舉摧毀,真是勝敗兩重天呀!
“是隱湖、大江盟、排幫三派聯手,昨晚突襲了牡丹閣?!?br />六娘笑道∶“十二連環塢以短擊長,焉能不??!聽說尹觀被齊放一刀斬下了頭顱,而高光祖則死在隱湖辛垂楊的劍下,十二連環塢的其他高手只跑了陰司秀才李岐山一人,其他全部被斬於陣上??梢哉f十二連環塢已經不存在了?!?br />聽說?恐怕是親眼看到的吧,秦樓十有**暗中派出人馬助了聯軍一臂之力。
而尹觀和高光祖的功夫我都領教過,竟雙雙戰死,由此可見齊放和辛垂楊的實力著實非同小可。
不過聽隱湖出動的人馬竟然不是魏柔,我心頭不免一愣,在牡丹閣那晚之後,齊小天和魏柔就失去了蹤跡,不會是因為中了金風玉露散而真的笨到了用陰陽相濟來解毒吧?
“十二連環塢那條大船也被大江盟擊毀了,留守的花想容、杜其言也死在齊功和柳元禮手里?!?br />想到魏柔,我心里難免有些莫名的苦澀,但還是把昨晚發生在葫蘆岔子里的戰事敘說了一遍,六娘臉上的笑容更盛,“所以要恭喜公子?!?br />轉頭喚紫煙道∶“丫頭,還不快過來見過奶主子?”
“六娘真是個爽快人呀!”雖然我心里有些無功受祿的感覺,可我還是受了紫煙的三拜,這丫頭一身媚骨,又有六娘這樣的名師指點,定是不可多得的尤物。
不過既然六娘這麼痛快,我也有心提醒她一句,同時也想試探她一下。
“六娘,十二連環塢覆滅當然是件好事,不過江湖的均勢也就不復存在了,大江盟借此東風定然會得到迅猛的發展,武林何去何從,恐怕就在它一念之間。我看牡丹閣并沒有關閉,是大江盟尚未倒出手來處理它,還是有心進入這個行業,六娘可要看仔細了?!?br />六娘臉上現出贊賞的表情,笑道∶“公子所慮甚是,六娘記下了?!?br />轉眼看紫煙道∶“雖然這丫頭已經得歸公子,不過我這里缺少人手,公子可否暫時割愛,讓紫煙再幫我一段時日?”
我一陣苦笑,六娘真是個聰明人,用我的話把我的嘴堵上。不過,她支撐秦樓的目的是什麼,難道僅僅是為了賺錢嗎?如果是的話,她無兒無女的,賺來的錢都用到哪里去了?
“六娘,栗子鎮真的這麼讓奶留戀嗎?秦樓,即便拿到蘇杭也是一等一的風月場所,偏安於一隅是不是太委屈了?”我突然問道。
“栗子鎮很好呀,”六娘似乎早料到我會問這個問題,很快回道∶“這里山清水秀,物美人豐,何苦到城里跟人鉤心斗角的討生活?”
“這里也不安寧。再說,六娘就忍心讓紫煙姐妹這麼出色的人物沈淪在那些五六七不懂的漁販子手里不成?”我并不相讓。
“她們會有一個好歸宿的,紫煙不是得歸公子了嗎?”六娘笑道,臉上卻若有所思。
紫煙看看我又看看六娘,突然道∶“娘,不如您就搬到蘇州吧,那樣女兒也能??吹侥先思??!?br />六娘沒有搭言,卻看得出她頗有些動心。我看在眼里,心中卻是一動,雖然十二連環塢已經滅亡,可師父的遺命并沒有完成,隱湖才是我踏入江湖的真正目標,可若是像六娘說的那樣來征服隱湖,就如同征服整個江湖一般,因為畢竟隱湖在江湖上擁有崇高的地位。
一時間我也拿不定主意,不過一個念頭卻漸漸在我腦海里變得清晰起來,原本只是想試探一下六娘,她手下有梅流香、白秀這樣的江湖好手,會不會想乘十二連環塢滅亡之際稱霸太湖;此時我倒覺得如果她沒有野心的話,不管我想怎麼去征服隱湖,她都會是一個好幫手,而孫妙、高七若是能有秦樓這樣一個棲身之所,行事也會更方便。
“紫煙說得沒錯,不如我和六娘合股在蘇州再開一家秦樓┅┅”
我笑道∶“我可是個風月場的老手呀,我的眼光加上六娘的功夫,秦樓定會無往而不利吧?!?br />紫煙啐了我一口,六娘卻微微一笑道∶“公子且容我想想。不過,蘇州無論如何我都會去一趟的,屆時如何找得到公子?”
我一愣,蘇州去哪兒找李佟這個人呢?六娘她真是個厲害角色,我知道李佟這個身份已經完成了它的歷史使命,便哈哈笑道∶“六娘,請恕在下失禮,李佟本是假名,只是為了行事方便?!?br />我一揮摺扇,上面正是老師陽明公的手筆,“在下姓王名動,草字別情,乃是春水劍派門下弟子,現為蘇州巡檢司巡檢?!?br />“怎麼做起了捕快?”六娘嘟噥了一句,笑道∶“早在公子說出天魔**舞和天魔吟的時候,我就猜你十有**是春水劍派那個王動了,除了魔門自己,恐怕只有春水劍派才知道魔門這兩樣絕藝,就連少林寺都不知曉。這麼說,你見過玉夫人?”
見我點頭,她輕輕皺了一下眉頭∶“玉夫人肯收你為徒,真是出人意料呀,”可能看我一臉壞笑,便問∶“是不是你娶了玲瓏姐妹?”
我連玉夫人一齊娶了,心中暗忖,臉上卻露出佩服的神色,“六娘好眼力?!?br />六娘恍然大悟道∶“原來如此,玲瓏雙玉是江湖有名的俠女,倒被你娶到了手?!?br />瞪了我一眼,“你可別讓紫煙受了委屈,不然仔細你的皮?!痹掚m嚴厲,眼中卻滿是疼愛之色。
“我敢嗎?連梅流香都站在門口替她守門,她面子多大呀!”一把拉過紫煙,把她摟在懷里,她掙了兩下沒掙開,便使勁掐了我一把。
我一呲牙,笑道∶“六娘,這些日子奶可得管教管教她,如何伺候自己的主子?!毙闹袇s是奇怪,甫一見面六娘就對我青眼有加,難道僅僅是想給紫煙找個美滿的歸宿嗎?
把蘇州的地址告訴她,想起要回揚州一趟,便和六娘約好了時間,一個月後在蘇州相見,屆時她會把秦樓是否遷址告訴我;而若是她那時無法成行的話,定是因為大江盟旗下的牡丹閣,我也會再赴太湖來助她一臂之力。
離開秦樓的時候陽光明媚,望著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我心里也十分安祥,除去了十二連環塢,我終於可以安安穩穩的睡覺了,隱湖實力雖強,可它畢竟是名門正派,總不會半夜三更派殺手來攪亂我的美夢。
穿過繁華的栗子鎮,遠遠望去,湖天一色,陳娘子的烏篷船就像是融進了畫里,船頭不知是玉玲還是玉瓏悠閑的濯著雙足,而不遠處的水中,蕭瀟正如浪里白條一般在湖中忽隱忽現。她們似乎都已經忘記了昨天葫蘆岔子里的那場血雨腥風,不過,這不正是我所希望的嗎?
走嘍。我健步如飛登上了船。
是該離開太湖的時候了,這里的一切都是那麼的順利,我真希望能把這好運一直帶到我征服隱湖的那一天。
“隱湖!”我腦海里浮現出魏柔恍若神仙的背影,“我來了?!?br />注一∶下殺人香即洞庭碧螺春,康熙以下殺人香名不雅,遂更名。
www.3gus.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鍵盤方向鍵翻頁)返回目錄 寫寫書評 泥人作品集
泥人其他作品: 《江山如此多嬌》

98年七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