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下書網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鍵)
手機看小說:m.shutxt.com
背景:                     字號: 小號 中號 大號 加大    默認

《江山如此多嬌》第九章

第二天上午,老師陽明公也秘密來到了蘇州。他老人家和我師娘們密議了很長時間,我想除了婚事之外,魔門和隱湖也該是他們議論的焦點吧。
“老師,師父和鹿靈犀的那場比武究竟是為了什么?”
“動兒,聽說你又升官了,經歷司經歷,雖是八品小官,要做好也不容易……”
“老師,您見過鹿靈犀,或是辛垂楊嗎?隱湖為什么代代都是美女?”
“動兒,明年開春的大比一定要參加,你現在知道解元的帽子很舒服了吧……”
師徒倆就這樣進行著驢唇不對馬嘴的對話,老師突然變得和師父一樣神神秘秘的,我一談到師父和隱湖身上,他就開始左顧而言他,只有問到小師母和小師弟的時候,他那干瘦的臉上才煥發出喜悅來。
“真不知道您老人家和師娘究竟說了些什么?”我喃喃自語道,那語調便有些曖昧。
老師目光陡然射過來,我忙陪笑道:“啊,老師,我是說聽說方師兄在京城里請辭了?!辈淮儐?,就把京城里發生的事情講給了老師聽。
“叔賢是以退為進?!崩蠋煿皇枪賵龈呤?,一眼就看穿了桂萼和師兄玩的把戲:“不過動兒你記著,這種小聰明你最好少用。為人臣者,就要為君分憂,而他們倆這一退,卻把皇上推到了廷議爭論的第一線,雖說現在皇上因為需要你師兄他們,必然會懇詞挽留,可在皇上心目中就留下了不敢任事的印象,這對日后兩人為官甚是不利啊?!?br />雖然我也隱隱想到了這一層,卻不如老師說的那么明白,轉眼看他充滿了睿智的雙眼,我心中涌起一股敬佩之意,是啊,若是講做官,老師才是深韻其道吧,他以蓋主之功而得以怡情山水,沒有點韜光養晦的真功夫,哪來今天的悠閑呢?
他背手踱到窗前,望著院子里的花樹靜靜立了好一陣子,才緩緩道:“動兒,你日后有何打算呢?”
“當然是實現師父的遺愿,征服隱湖了?!蔽绎w快的答道。
“動兒,李師兄他是個奇才,而他也實在幸運,找到了你這么一個天才?!崩蠋煹脑捓镫[隱透出些艷羨來。
“為師看來,你在文武兩方面的天分甚至比你師父還高,而更可貴的是師兄他教育弟子的本事遠遠在你師祖之上,能把自己的本事十成十地傳授了給你,省了你許多自己摸索的時間,讓你能在小小年紀就躋身到江湖的頂尖人物里去?!?br />這倒是真的,不過老師您老人家若是知道師父是怎么教我的,您恐怕就要換個說法了,要不,讓我拿小師弟做個示范先?
“鹿靈犀對于李師兄來說,年紀太小了,一個中年人的心境如論如何是無法和與一個少女相一致的……”
“等等!”我忙打斷老師的話,這可是第一次有人和我談起鹿靈犀的年齡來,因為鹿靈犀只在江湖上驚鴻一現就沒有了蹤跡,人們只知道她就任了隱湖小筑的家主職位,別的什么都不知道了,就連見過她的魯衛也只是說她乃神仙中人,而神仙都是長生不老的,誰知道她究竟有多大年紀?!大家只是對隱湖在江湖的代言人辛垂楊還不算陌生。
“老師,您說師父與鹿靈犀相遇的時候,她只是個少女?那么她現在豈不是只有三十多歲,和無瑕年紀相仿嗎?”
“李師兄他還真沒收錯徒弟?!崩蠋熚⑽⒁恍Φ溃骸八?,你的機會比你師父大了許多,因為你還年輕,而且眼下的形勢對你也很有利?!?br />“雖然我離開江湖的日子已經很久了,對武林大勢并不熟悉。不過,聽你師娘說,江湖兩大勢力大江盟和慕容世家正相持不下,唐門態度曖昧,而隱湖也不清楚究竟站在誰這一方。不過,這一切恐怕都會因為你的崛起而改變?!?br />“可弟子怎么覺得,妄想以一人之力改變江湖是最最愚不可及的?!?br />“動兒你是在考為師嗎?”老師的臉上露出狐貍般的笑容,他顯然一眼就看出了我的言不由衷。
是啊,我越來越感覺到“一入江湖,身不由己”這句話的威力,我踏入江湖僅僅幾個月,我身邊就發生了偌大的變化,我也察覺到我已經不單單是一個人了,在我有意無意間我周圍已經開始形成一股可觀的勢力,這股勢力還在迅速的增長,很快就會對江湖局勢產生影響了。
“對于隱湖來說,江湖上出現任何一個足以號令整個江湖的強者都是不足取的,即便這個強者是武林正義的化身。因為對于一個門派的生存來說,門派的利益才是至高無上的,隱湖也不例外。大江盟和慕容世家能夠相安無事最好,如果有一方獲勝,隱湖也會希望那是一場慘勝。雖然為師不熟悉江湖,可也知道,大江盟再好,也不如沒有什么野心的釋道二門少林武當安全?!?br />“可問題是,大江盟與慕容世家實力對比實在是大優啊。它日前統合了江南的諸多門派,就連十大門派之一的排幫也加盟到里面去;齊蘿又要嫁給宮難,而宮難則是武當掌教清風的心愛弟子,齊蘿的師父恒山派的掌門練青霓還是清風的嫡親妹子,大江盟又代表了白道的利益,武當很可能在兩雄爭霸的時候倒向大江盟。反觀慕容世家除了離別山莊之外并無強援,而離別山莊雖然有幾把好手,可怎比得上幫眾逾千的排幫?唯一能夠與大江盟抗衡的資本,就是慕容千秋那頭老狐貍的智慧?!?br />我頓了一頓,道:“這一戰下來,大江盟的勝算有七八成,而要贏就是大獲全勝吧?!?br />“這就是動兒你的機會了,隱湖弟子雖然個個出眾,可畢竟只有三幾人,需要透過別的門派來實現自己的意圖,它現在恐怕也在睜大眼睛在江湖上尋找代言人,大江盟、慕容世家和唐門三家都是財雄勢大,并不是做前臺的好目標,而動兒你可就不一樣了,現在你就很吸引別人的視線了……”
我心里一動,這么說魏柔出席秦樓的開業大典就不光是修練心劍,而是別有含義了。
只是我并不喜歡這種征服的方式,一皺眉道:“老師,若是那樣的話,究竟是我征服隱湖還是隱湖征服我呀?”
“傻孩子,手心手背都是你的手,只是你看的角度不一樣罷了,究竟是誰征服了誰,個中滋味也只能你自己來體會?!彼⑽⒁恍Γ骸爱斎?,或許堂堂正正的擊敗它對你更有吸引力?”
“那倒不是,”我邪邪一笑:“只要我是征服者,就算用上金風玉露散我也在所不惜,隱湖欠我師父太多,我實在沒有什么好顧忌的了?!?br />“哦?”老師意外地望了我一眼,沉吟了一會兒,突然轉了話題:“動兒,若是你真的征服了隱湖,你還想做什么呢?”
“恐怕是搏個進士的功名吧?!蹦鞘俏疑倌陼r的夢想。在我還只是個七八歲的鄉下孩子的時候,我曾夢想我有一天會中個舉人,然后像城里的慕容大官人一樣在山水閣享用著豐盛的大餐。
而現在我不僅中了個解元,而且不時和城里的那個慕容大官人在聽月閣里飲酒暢談,那些豐盛的大餐現在對我來說遠遠不如蕭瀟泡制的一碟小堿菜可口,我人生的夢想似乎只有一個金榜題名還沒有實現了。
再之后呢?
我有些茫然,是啊,在實現了我所有夢想之后,我該做點什么呢?這些日子,我的大腦已經被師父的遺命所占據,老師的話就像暮鼓晨鐘一般驚醒了我。
“江湖雖大,也是江山一隅啊?!崩蠋熌炭杖f里,意味深長地道。
“蕭瀟,你喜歡爺以后做個什么人?”我懶懶地躺在榻上,陽光照在我的前胸,暖洋洋的。
“主子喜歡做什么,蕭瀟就喜歡什么?!笔挒t輕揉著我的肩笑道,(我要書屋.53yao.)榻那頭解雨已經小聲道:“哼,他最喜歡做淫賊唄?!?br />“爺做什么都好,就是別做江湖人?!睙o瑕見我的目光落在了她身上,立刻回道,她已經說了幾次要我退出江湖,顯然江湖已經傷透了她的心,而桌子對面的玲瓏也點頭稱是。
“那是!”武舞接道:“江湖有什么好混的,爺當然要做官啦,而且要做大官?!彼荒樸裤剑骸叭羰悄墚斏蟼€一品大學士最好,那時候咱們就有鳳冠霞披了?!?br />“好你個大頭鬼!”我瞪了武舞一眼:“想掙個一品誥命,找別人去!一品大學士有什么好,天天看皇帝老兒的臉色,還不如個七品知縣,天高皇帝遠的,管著一方百姓,又自由自在?!?br />“七品太小了嘛,爺你現在都正八品了,再中個進士,七品就唾手可得了?!蔽湮璁吘故枪倩氯思?,說起官場上的事來便頭頭是道:“再說一個縣太爺才能管幾方水土幾方人呀?怎么也要個四品知府爺你才能施展開拳腳耶?!?br />無瑕、玲瓏甚至解雨孫妙臉上都露出贊同的神色,只有喜子在一旁小聲嘀咕道:“主子為什么非要當官呢?當官的可都沒好人?!?br />蕭瀟忙呵斥了一聲“多嘴”。我自然知道喜子的心事,她家就是被當地一個小官整得家破人亡,自然對當官的沒有好印象,就連我已經做了官都忘了,玉玲也提醒說若不是爺做了官,你家的冤案還昭雪不了呢。
我不清楚那一件霞披是不是對所有的女人都有莫大的吸引力,讓她們都希望我在官場上能出人頭地而不喜歡我混跡江湖。
不過“一朝權在手”對我來說似乎也是一種美妙的感覺,只是我真的愿意放棄我的自由嗎?
“且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吧?!蔽乙粨]手示意將這個話題打住,問解雨道:“昨天金滿堂的生意可好?”
“不是有報表給你么?”解雨奇怪地反問道:“六娘說秦樓每天的帳目都要整理成表,送給你過目的,怎么沒收到嗎?”
我這才想起來早晨我在玲瓏身上馳騁的時候,明珠是送過來一本帳簿,那時候的**景象恐怕讓未經人事的明珠有些心慌意亂,忘了說明那帳簿究竟是什么東西了吧。
瞥了一眼正伺候無瑕的明珠,她臉上和玲瓏一樣已然滿是紅暈。
“啊,明珠說過,碰巧老師來了,我就忘記了?!狈愿烂髦榘褞げ灸脕?,翻看了一遍,不由贊道:“解雨,阿妙,你們還真是成績斐然呀!”
解雨顯然聽出了我對她與孫妙稱呼上的不同,眉頭不由得輕輕一皺,眼角倏地閃過一絲失意之色,目光也不由自主地轉到了孫妙臉上。
孫妙正因為我這句親匿的稱呼而染紅了雪白雙頰,那眼里也透出一股似羞似怨的目光來。
其實眾女的目光都落在了孫妙身上,她們對于江湖爭霸或許不感興趣,可對自己男人的一言一行卻是關注得很,眾目睽睽之下,孫妙越發手足無措,那在千百人面前都不曾怯場的從容似乎也消失不見了。
“那都是溫小滿和武姐姐的功勞,我有什么可夸的!昨兒我又沒出手?!苯庥赅僦∽煨Φ?,雖然是自謙的話,可言語里就有了些賭氣的味道。
這丫頭還真是爭強好勝啊,我心中暗忖。肩頭蕭瀟的手突然重了一下,顯然她也看出了解雨的毛病。
“話不能這么說,武舞有武舞的好處,不過,若不是你開業那天技震全場,溫小滿恐怕就沒這么輕松了,說實話,對于賭客來說,美色總不若銀子來的實在些?!?br />解雨露齒一笑,那眉頭也舒展開來:“金滿堂再好,也不如孫姐姐的停云樓生意好。孫姐姐只要撥撥琴弦,那幫登徒子們就乖乖地把銀子從口袋里掏出來,畢恭畢敬地獻給孫姐姐。哪兒像我那天累得滿頭是汗?!彼官澠饘O妙來了。
“那里面真正是登徒子的并不多?!蔽翼樧靸旱?,停云樓的客人大多是些文人騷客,比之有鳳來儀樓里的客人成分單純了許多,白秀稟報說光是開業這幾日,有鳳來儀樓里已經招待了好幾波江湖上的客人,其中不僅有大江盟、慕容世家的弟子,甚至連遠在蜀中的唐門都曾有弟子現過身?!罢嬲龔碗s的是有鳳來儀樓,那里龍蛇混雜,聽說連久未在江湖露面的鐵劍門門主奔雷劍萬里流都在那里著了面,解雨、武舞你們要在那里多用點心思,金滿堂眼下有溫小滿就足夠了。另外,仔細停云樓,小心別讓那些粗人驚嚇了阿妙?!?br />吃過午飯,解雨、孫妙和武舞便往秦樓去了。蕭瀟見三女走遠了,才對我道:“主子,殷小姐來信了?!闭f著,遞給我一只錦囊。
錦囊上繡著一只振翅欲飛的青鳥,針法極是細密精致,也不知是不是寶亭的手法。拆開信一看,卻是一封道喜的信,恭喜我抱得美人歸,只是話里話外透著對無瑕、玲瓏的羨慕。
我看蕭瀟無瑕、玲瓏俱是關切地望著我,顯然對信中的內容極是好奇,我便順手把信遞給了無瑕,無瑕推托不過,便讀起信來,只是越看臉色越是緋紅。
“寶亭有大婦風范呀!”我感慨了一句,她自幼生在富豪人家,看慣了男人三妻四妾的,自然就有種大家氣度,并不以我多娶為怪:“日后,你們都要好好跟她學學?!?br />無瑕、玲瓏紅著臉點點頭。我看寶亭的落款日期就是昨天,既然信上沒有提起杭州府和文公達來,想必那文公達也體會出來桂萼和方師兄請辭的真正用意,便沒輕舉妄動,這也讓我安心了不少。
“蕭瀟,你替我寫封信,告訴寶亭我這里一切都好,等初八婚禮一畢,我就請師娘和老師赴杭提親?!?br />WWW.XIABOOK.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鍵盤方向鍵翻頁)返回目錄 寫寫書評 泥人作品集
泥人其他作品: 《江山如此多嬌》

98年七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