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下書網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鍵)
手機看小說:m.shutxt.com
背景:                     字號: 小號 中號 大號 加大    默認

《江山如此多嬌》第一章

廩實行該是漕幫和大江盟交惡的導火索吧!
漕運運的就是糧食,而漕幫則是民間運漕的主力,經營糧行有著近水樓臺先得月的先天優勢。其實在大明初年,朝廷于漕政每加優恤,漕幫當時養活上萬人,卻也沒打糧行的主意。只是到了英宗時,下了道扣口糧均攤的旨意,滋生出許多弊端,軍紀由此開始松弛,漕卒敲詐克扣漕幫之風日盛,而各衛所以及漕運總督衙門則動輒拖欠漕運銀子,漕幫苦不堪言,人數從一萬余人銳減至不足兩千人。正道賺不到錢,漕幫被迫走上了邪道,攙沙水于米中,以次充好,將上等好米換出在糧行出售幾乎成了漕幫活命的本錢。
廩實行是當時漕幫名下最大的糧行,就在宸濠作亂那年無緣無故地一夜之間突然倒閉了。
因為牽扯到父親,我很懷疑那是師父的杰作,甚至連當時如日中天的老師陽明公或許都脫不了干系。廩實行的倒閉幾乎讓漕幫徹底從江湖消失,只是因為正德突然駕崩,新皇繼位,大力整頓鹽漕,接連幾任漕運總督都是能員干吏,清除漕運流弊不遺余力,漕幫纔起死回生。
「漕幫不會吊在漕政清明這一棵樹上?!刮倚闹邪碘?,雖然好了傷疤忘了痛是多數人的習性,可貪婪更是人的本性,經歷了風風雨雨之后的漕幫重新經營糧行勢在必行,在江南頗有些聲望的廩實行自然就是最好的選擇,可結果卻是大江盟搶先控制了它,或許漕幫從此與大江盟有了心結。
旁顧李玉霞、許詡卻還只是像小媳婦似地垂著頭不敢看人,臉上并沒有吃驚的表情,顯然不知道廩實行與大江盟之間的關系。想來大江盟入主廩實行雖然沒有避諱別人,卻肯定十分低調,而漕幫雖然心里有股怨氣,卻礙于大江盟的實力只好忍氣吞聲,江湖上曉得此事的并不多,無瑕恐怕也是因為當時住在金陵,機緣巧合知曉此事而已。
可廩實行到底貢獻了多少收入給大江盟呢?惹得慕容世家拿它第一個開刀!
眼下我無法得到答案,而旁邊那個熱心而羅嗦的大哥也沒給我多少思考的時間,龍潭鎮就已經到了眼前。
「到嘍!」
和車老板的歡快不同,李玉霞和許詡的臉上卻緊張起來。這或許是江湖人的本能,就連我也嗅到熙熙攘攘的龍潭鎮背后似乎隱藏著某種危險。
「……師兄,那個……慕容萬代會不會在龍潭鎮等著咱們自投羅網呢?」已經融入人流的三人并不起眼,可許詡提到慕容萬代的時候,還是下意識的四下張望了一眼,只是不知什么時候,她把極尋常的稱呼「王師兄」中的那個「王」字私下匿了起來。
「若是我沒估計錯的話,慕容萬代正在這鎮子上!」
倒不是慕容他不著急趕路,而是那些福臨的鏢師極有可能在龍潭鎮會合打尖,一會合就會發現己方遭到了襲擊,在弄不清對方實力的情況下,必然要在龍潭鎮固守待援。而司馬長空一隊經過兩次攻擊之后人馬都需要休息,就算在龍潭鎮發現了福臨的鏢師,也不敢輕舉妄動,倒是十有**會趕在對方的前頭再打個埋伏。只是一旦福臨的人馬等來了慕容萬代,大江盟的埋伏又會有什么用呢?
「阿彌托佛,老天保佑,不要讓慕容看出什么破綻來纔好?!?br />「你小子,看什么看,說你呢,賊頭賊腦的,干什么的?」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我心里正擔心許詡被別人看出破綻來,就馬上有個年輕人指著我鼻子喝道,好在看他的樣子,似乎只是瞧著我有兩房媳婦心里不痛快罷了,說話的時候,目光并沒有在我身上停留多久。
這人并不像是福臨的鏢師,倒像是地方的保甲,我靈機一動,忙上前拉住他笑道:「喲,這不是……老弟嘛!幾年沒見,怎么不認識我了?」卻用低低的聲音道:「我是南京總捕蘇老總的屬下,在此辦案,兄弟你配合一下?!?br />握在我手中的那塊捕頭腰牌讓他并沒有懷疑我的身份,卻狐疑地望了我身后的二女一眼:「王大人,南京巡檢司怎么出女捕頭了么?」他總算機靈,也摸出了我故意留給他辨認的那一半腰牌上究竟刻的是什么,便壓低聲音道。
「掩護我身份的?!?br />一句話打消了那小伙子的疑慮,他旋即十分上路的大聲笑道:「誰曉得幾年沒見你都娶上兩房媳婦了,兄弟我還光棍一條?!褂譅钏朴H密地趴在我耳邊,像是說著怕人聽的風月話,卻是把他的身份告訴了我。
我一面招呼二女過來給他施禮,一面心道這個龍潭鎮的保甲富來坷倒是心思玲瓏,看來富貴絕不會像他父母起的名字那樣來得那么坎坷。
「大人,約莫兩個時辰前有大批的武林人物到達本鎮,俱是馬刀弓箭齊備,其中一大部分人馬直到方纔纔從本鎮離開,余下的還在本鎮燕子樓,大人您找得可是他們?」又有些迷惑道:「有幾個人看著眼熟,似乎是福臨鏢局的鏢師,只是福臨怎么會有這么多鏢師呢!」
我形容了一下慕容萬代的模樣,問他還在不在鎮子上。小富聞言不由打了個冷顫,點點頭,說那兇人看著就讓人害怕,大人您竟要查他,真是神武非凡!
慕容還分兵?李玉霞小聲問道。
「那只是魚餌罷了?!刮覠o奈地道,慕容竟然算到了大江同盟會很可能在前路設下了埋伏,讓我頓時生出一股無力感,當司馬長空發現增援的福臨人馬中并沒有高手的時候,他能按耐住攻擊的沖動嗎?在他心目中,己方人手雖少,可有兩個是名人錄中的高手,少而精干,正適合打一擊即走的騷擾戰,可對手能讓他如愿以償嗎?慕容世家的這隊前隊人馬只要能粘住他片刻,或者他稍微貪功一下,真正的雷霆一擊就會從背后襲來。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我不想暴露身份的話,幾乎可以給司馬長空他們預定棺材了。
慕容此刻也該整裝待發了吧,他與前隊的距離不能太近也不能太遠,否則魚就有脫鉤的危險。我正思索間,龍潭鎮的那條中央大街上就現出了一個二十多人的馬隊,為首的正是慕容世家的二當家慕容萬代。
從馬隊中散發出的凜然戰意讓街上行人自動地閃出了一條通路,小富也忙拉著我閃到一旁,李玉霞和許詡知道這不是逞英雄的地方,都躲在了我的身后偷眼觀看,卻讓路中央的一個中年道士變得格外醒目。
「這不是慕容施主嗎?真是巧遇呀!貧道武當清雨稽首了?!鼓歉墒莸朗客蝗话l出一股強大的氣勢,朗聲笑道。
武當三清的老么「傲梅」清雨?果然他那清臞的臉上雖然帶著笑容,卻是藏不住一臉的傲氣。
如果那天在秦樓現身的青衣人果真是「孤竹」清云的話,那么武當三清「松竹梅」此次可是傾巢出動了,這絕對稱得上是武當近些年少有的大舉措??辞逵甑臉幼?,似乎并不像他說的那樣是途中偶遇,倒像是專程在此等候似的,我心中一動,莫非武當想公開介入大江盟和慕容世家之間的爭霸戰了不成?
慕容萬代一勒戰馬停了下來,而已經提起速度的馬隊也不得不跟著停下來。慕容眼中飛快閃過一絲不耐,皮笑肉不笑地道:「是清雨仙長呀,真是少見!只是在下著急趕路,就不叨擾仙長了!」他先封住了清雨的嘴,以免他耽誤了自己的行程。
「什么事兒這么急?連說句話的時間都沒有!」出乎我的意料,清雨邊說竟邊讓開了道路。慕容眼中和我一樣飛過一絲疑惑:「難道這真是巧遇?」
只是慕容的馬馳過清雨已經一箭地了,卻聽清雨突然笑道:「差點忘了,慕容施主,聽說與施主交好的那個王動是魔門中人,雖然你我道不同不相謀,可魔門是武林公敵,施主還是小心為上?!?br />慕容的馬陡然一緩,回頭望了清雨一眼,纔繼續東進,只是馬隊的氣勢卻在不知不覺間消弱了許多。
他你你的!我差點沖出去質問清雨,誰他媽的告訴你我是魔門弟子的,可轉眼我就想到了答案,能落實我身份的只有那張羿王弓,而看過羿王弓的兩個人里唐三藏自然不會出賣我這個未來的妹夫,只有魏柔纔能讓武當派相信我是魔門的弟子。
這個……婊子!這一刻我竟然不是滿心的憤怒而是有些傷感,隱湖雖然是我征服的目標,可我內心對隱湖的女人還保留著幾分尊重,她們畢竟是戰勝過我師父的強者,可魏柔的所作所為符合強者的身份嗎?征服這樣一個對手我又會有什么滿足感呢???
「王動,就是那個娶了玉家母女三人又大鬧江園的淫賊吧,怪不得他那么無恥,原來竟是魔門中人!」隨著慕容萬代的漸行漸遠而明顯恢復了生氣的李玉霞恍然大悟道:「若不是武當揭發他的身份,還不知道有多少人上當呢!」
「是呀,那個王動這么卑鄙無恥,武當的大俠們為什么不把他殺了???」雖然心中郁悶的我無法反駁,但順手打武當一釘耙卻不是件難事,看清雨隨手撣去落在自己身上的塵土,我突然發現他的鞋襪幾乎一塵不染。
不必再思索武當的傾向了,我心中暗自替慕容千秋煩惱,好不容易拉來了漕幫平衡了局勢,可大江盟另一個強援已經靜悄悄地登場了。
「走吧!」來不及歇息,我和二女便買馬尾隨慕容而去。雖然我無法也無心去阻止慕容家的鐵騎,可畢竟親眼目睹一下鐵騎的威力對我來說也是成長所必需的經歷。
與慕容的馬隊相隔二里,依舊能從飛揚的塵土中判斷出他們的前進方向和速度,只是這樣會不會把自己的行蹤暴露出來,似乎慕容萬代根本就沒有去想它。
「……千萬不要中計,千萬不要中計!」李玉霞在我身后嘟噥著。經過我的解說,兩女都明白了同伴面臨的處境,她不由為自己的情人擔心起來。然而事實就是那么的殘酷,就在跑出龍潭鎮二十余里地之后,前方突然傳來了一陣激昂的吶喊。
「沖??!殺呀!……殺死慕容家的這班狗賊??!」
咦???
聽到上百人發出的這中氣十足的吶喊聲我并不奇怪,奇怪的是喊殺的對像怎么會是慕容世家???難道是大江同盟會的援兵到了?可他們怎么知道我們目前處境的呢?
「是我們的人、我們的人哩!」同樣聽到了吶喊聲的李玉霞和許詡在吃驚了一會兒之后便在馬上歡呼雀躍起來,打馬揚鞭的恨不得立刻投入到戰場中,我騎在馬上竟然呵斥不住她們!
轉過一道小山坡,前面赫然就是戰場。在一片樹林環繞的狹窄空地上,五十多個身著藍色半袖圓領旋襖的騎士加上同等數量的由江南各大門派弟子組成的刀斧手將慕容萬代率領的二十幾人迅速分割開來,夾雜在明晃晃的刀光中的是繽紛的血花和凄厲的慘叫。
我一眼就看到了和司馬長空并肩作戰的大江盟總管公孫且,他俊美臉上的儒雅早被一股冷毅所代替,并不是以用刀出名的他卻讓自己手中的斬馬刀的每次揮舞都帶走了對手身上的某件東西,頃刻間那刀就卷了刃,而司馬長空則護住了他的側翼,讓他再無后顧之懮,李岐山也騎馬在外圈來回馳騁吶喊著。再看被慕容萬代作為誘餌的大部慕容鐵騎還在五里之外,按照同盟會這種瘋狂進攻的速度,等他們回身相救,慕容萬代這一部人馬恐怕就被吃的只剩下渣子了。
原來清雨的目的就是把慕容萬代和他的大隊人馬分割開來呀!望著遠處聽到吶喊聲開始轉向的慕容鐵騎,我終于明白了清雨的意圖。
可慕容世家秘密訓練出來的鐵騎畢竟擁有強大實力,在承受住大江盟出人意料的奇襲之后,開始發揮他們的優勢。他們操控馬的能力明顯要比大江盟強上幾分;而一對一的馬上決斗,更是略勝一籌;同盟會那些倉促上陣的刀斧手們顯然是缺乏有效的實戰訓練,原本是對付騎兵的利器,卻被慕容家的騎士輕易地縱馬踏翻,竟成了自己馬隊的絆腳石。加上慕容萬代幾近瘋狂的攻擊,竟漸漸讓他聚攏起十余個人來。
「慕容萬代快下馬投降,饒爾不死!」公孫且擺脫了一個慕容家騎士的糾纏,眼見自己的又一名屬下的腦袋飛上了天,他邊往慕容萬代身邊靠去邊厲聲喝道。
「放屁!」慕容撥轉馬頭,十幾人組成錐形向東面騎士和刀斧手的結合部沖去。他眉發戟張,狀似瘋虎,同盟會的兩個刀斧手揮舞著斧子沖了上來,卻見他手中長劍舞出漫天劍影,兩人頓時被攔腰斬成四段!后面的羅毅殺紅了眼,似乎已經忘記了自己的對手是武功比自己不知高出多少級數的慕容萬代,揮舞著馬刀就迎了上來。
「不!」我身邊的李玉霞發出了一聲滲人的慘叫,狀似瘋狂地沖下了山坡,然而那叫聲還沒等傳到羅毅的耳朵里,他的腦袋已經帶著一溜血花飛上了天,而包圍圈也頓時被沖出了一個缺口,待到大江盟的刀斧手奮力將缺口封死,慕容萬代已經帶著八騎沖了出去。
「哪里走!」公孫且一看慕容萬代要走脫,帶頭縱馬便追,卻見那八名騎士紛紛把刀入鞘,卻摘下背后的弓箭,回頭向公孫且射來,公孫且拔開四五支射向自己的利箭,卻無法護住坐騎,戰馬嘶鳴一聲,轟然倒在地上,頓時把他摔了出去。公孫且藉勢在空中翻滾兩下,穩穩落地,可他身后卻又有三人中箭落地了,再看慕容萬代幾人已經絕塵而去。
「別……追了!進樹林!」公孫且望著遠處越揚越高的塵土,一擺手示意大家停下追擊轉入樹林,只是那聲音分明有著太多的不甘。南人擅舟,北人擅馬,一百人對不足三十人,卻只留下了不到二十個嘍羅,慕容萬代著實給大江盟上了一課。
進了樹林,慕容家的鐵騎和弓箭都失去了威力。而慕容萬代顯然也發現了這一點,在與大部隊匯合之后,并沒有返身攻擊,卻緩緩向東而去。
林子里李玉霞抱著羅毅殘缺不全的尸體失聲痛哭,引得許詡等幾個女弟子都嗚嗚的哭了起來,而李岐山則夸張地擁抱著我,一副劫后余生的慶幸模樣,嘴里還嘟噥著:「老天保佑!老天保佑!」
這家伙還真會演戲呀!我肚子里竊笑,這時司馬長空縱馬過來,關切地問道:「還好,你們沒碰上慕容萬代那個魔頭吧?」他四下望了望,又問:「趙家兄弟和張楠呢?」
「戰死了!」我把事情經過交待了一番,司馬長空臉色一黯,嘆了口氣道:「五十三個弟兄,而今只剩下八人了!」
「可我們也拖住了慕容世家的大批人手?!刮业?。
司馬長空果然很愛聽這話,贊許地點點頭,看我的目光就越發親切。我又問李岐山他們是怎么找到了公孫且的,他嘆了口氣,道:「這真是錯有錯著了!同盟會原來預計慕容世家在接到福臨鏢局應天分號被襲的消息以后,定會向應天增派人手,故而事先在龍潭鎮外安排好了人手準備打援。而在龍潭鎮外布下的探子正好發現了我們,于是兩下就會合了?!?br />司馬長空接過話頭道:「這還要多謝王先生,他算計福臨的鏢師定然會在龍潭鎮集結,故而我們干脆就沒進龍潭鎮,直接趕到了前頭?!?br />果不出我所料。只是大江盟事先安排人手打援卻頗讓我感到意外,如果大江盟認為慕容世家需要增援應天的話,那定然是建立在司馬長空可以輕易得手的假設上,那讓司馬長空以逸待勞來打援豈不更好!就算是同盟會考慮到司馬長空經過一場苦斗之后已無力打援,那么打援的地點放在鎮江城外豈不更省力氣,為何要拉到一百多里外的龍潭鎮呢?莫非……
他們不是打援,而是增援廩實行的援兵不成?
wWw.Lzuowen.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鍵盤方向鍵翻頁)返回目錄 寫寫書評 泥人作品集
泥人其他作品: 《江山如此多嬌》

98年七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