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下書網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鍵)
手機看小說:m.shutxt.com
背景:                     字號: 小號 中號 大號 加大    默認

《江山如此多嬌》第十二章

“樂山派?七星門?這他媽的都是些什么玩意?!”我裝作不解地問道,事實上,我心里也是莫名其妙,樂山派和七星門是什么時候結下了冤仇?
胡大?!班帷钡囊宦曊玖似饋?,牛眼一瞪,剛想罵人,卻被唐五經一個眼色制止住。
“這兩家都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門派?!碧莆褰浺贿吿嫖业咕?,一邊笑道:“軍爺您不是江湖人,當然不知。年前,南京吏部考功司的白瀾白大人在應天府外的龍潭鎮舉辦了一場武林茶話會,說白了,就是江湖朋友聚在一起切磋切磋武功,就像軍爺您在軍中恐怕也常找人切磋武藝吧!”
“這話倒不假?!蔽疫咟c頭邊呷了口酒。
老實說,如果沒有解雨坐在身邊,唐五經經手的東西我怕是連拿都不敢拿,雖然解雨早就告訴我,說那種既無色也無味、既能隨身攜帶又能隨時隨地下到敵人酒菜里殺敵于無形的超級毒藥就連唐門自己也沒有,可我心里還是對毒藥這種東西有種莫名奇妙的畏懼,眼睛便不由自主地留意著唐五經的每一個動作。
“刀劍無眼,切磋武功免不了受傷,怨只能怨自家武功不濟,可切磋武功不能下陰手??!”
我猛地想起來,樂山派在武林茶話會候補戰敗者組里就是輸給了七星門而被淘汰的,那場比武我雖然沒看,卻聽說樂山派掌門高太平在與七星門門主樊津鵬的比武中受了傷,莫非其中有隱情?
“樊津鵬的武功遠在樂山派高掌門之上,獲勝是理所應當,可他在比武中卻下了陰手,高掌門回川后,暗疾突發,竟然去世了。軍爺您說,樂山派該不該討個說法?高掌門一家老小的贍養費怎么著也該他七星門出吧!”
“你他媽的究竟是個江湖人,還是生意人?”
我漸漸明白過來,就算高太平真的是死于樊津鵬的陰手,樂山派找七星門算帳也是唐門在背后一手操縱的,這樣,唐門及其控制下的西南武林中的一部分力量就可以名正言順地留在江南相機行事,助唐門取得最大利益;而在黑石崖與七星門攤牌恐怕是唐五經的臨時策劃,他把時間定在了后天該是因為他只知道沈煌宗設的交易地點,卻不清楚交易時間的緣故,至于七星門的人很有可能對此一無所知,因為按照李岐山的情報,已經加盟了大江同盟會的七星門現在還遠在千里之外的泉州。
唐五經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給自己找一個出現在黑石崖的理由,因為唐門看起來還不想現在和沉家翻臉,只是找機會結識宗設而已。
“江湖人也不能喝西北風不是?”唐五經笑道:“我們樂山派和七星門解決了問題之后,就連夜回松江,”他湊到我身前壓低聲音道:“后天二更,黑石村,軍爺您就親自來做個見證,七星門付出的贍養費給您留一成?!?br />“兩成!”
“一言為定!”
我已經大體猜出來唐五經屆時要如何對付我,在他的如意算盤里,我們三個人的尸體被發現的時候,身上該是布滿了倭刀的刀痕,被倭寇突然襲擊而殉職可以輕易地讓他擺脫身上的嫌疑,畢竟這附近經常有倭寇出沒。
可五毒教、樂山派該怎么處置呢?難道他們都甘心跟著唐門走私販私嗎?就算如此,唐門的機密又怎么可以讓這么多人知道呢?
“相公,你就別想了,反正,過兩天就知道了?!?br />我吩咐里正看牢唐五經一行人,不許他們這兩天到處亂跑,只許他們去黑石村還要里正陪著,我可不想被他無意之間發現了輜兵營的存在。我則借口要去臨村偵察,離開了拓林鎮。
到傍晚,沈胡二人都快馬送來了軍函,沉希儀說他已經調整部署,命胡鏈率徐山部二百人向黑石崖方向移動,他自己則率歸有財部向南匯嘴南移動,只留樂茂盛部守南匯嘴北,而宗亮的水軍也從大七小七島調至了黑石崖外的灘滸山島。而隨后接到的胡鏈信中則告訴我,他的部隊大約在兩個時辰后就可到達黑石崖了。
看到沉希儀如此調整部隊,我知道他并沒有完全把寶押在了黑石崖,因為守衛在南匯嘴北的樂茂盛部雖然經過了混合編成,其實力依然是五旗中最強的,這是大家所公認的,把他留在南匯嘴北,萬一倭寇大舉進犯,他抵擋的時間也會比別人長一些,讓南匯嘴南的沉希儀來得及救援他;而來黑石崖的胡鏈、徐山則都是防守的專家,特別是徐山的藤牌手更是打亂戰的主力,顯然沈希儀的目的也不是想指望他們一口吃掉倭寇,而是來纏住敵人。
這讓我放心了不少,就算是倭寇戰力驚人,畢竟只有不足三百人,縱然在黑石崖全殲不了宗設,我卻抱著極大的信心可纏住他,解雨說的不錯,眼下就等晚上揭開唐五經的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了。
安排好接應胡鏈的哨子,我帶著解宋二女便打馬直奔黑石村,馬匹俱解了鈴鐺,足纏棉絮,跑起來的那點聲息完全被海風和濤聲掩蓋住了。
夜幕下的黑石村是寒鴉的樂園,四處不時響起牠凄厲的叫聲,殘垣斷壁在夜色里形成千奇百怪的模樣,不時有鬼火飄來飄去,讓這座死村越發陰森恐怖。
沒有沿著那條南北大道進村,溜著一排人家的西墻(我要書屋.53yao.)小心翼翼地向前摸去,偷偷溜進早晨停留過的那座院子,安定下來,向海邊望去,卻意外地發現,黑石村外的那塊空地上,二十幾個人正圍坐在一大堆篝火旁大塊吃肉大口喝酒,細一看,正是唐五經一干人等和里正為首的十幾個拓林村的漁夫漁婦。
何素素母女和幾個漁婦正拿著插著魚的鐵簽子在火上翻烤,通紅的篝火映照出何雯何霏那一對歡快的笑臉。篝火旁,胡大海正拿著一副魚叉和幾個小伙子比比劃劃的,魚叉舞動出一套江湖上極其常見的楊家槍法,雖然胡大海還時不時的停下來想想下面的招式,讓整套槍法顯得相當不連貫,可那幾個小伙子還是看得津津有味。
唐五經的鬼點子還真多,我贊了一句,心中隱約猜到他給這些淳樸漁民安排的歸宿大概不會比我好到哪里去。
唐五經不時殷勤勸酒,眾人觥杯交錯,談笑風生,沒多久,他已經連干了五六碗酒。
海上打魚的人素喜豪爽之士,此刻都叫起好來,我也頗為驚訝,唐五經看著像是個女兒家似的,酒量竟是如此驚人。
解雨卻噗哧一笑,說三哥最會騙人,他們唐門有秘制的解酒藥,預先服了,二三十杯不醉,這些人哪里是他的對手。
“怎么早沒聽妳說起?”我雙手在虛空中抓了兩抓,威脅道:“快說,還藏了什么寶貝?”
解雨卻委屈地解釋說,這些都是傳子不傳女的秘密,她哪里得知!只是言辭閃爍,知道她心里果然藏著秘密,追問下來,她已經滿臉羞意,只說嫁來之后,定然讓我知曉。
知道十有**涉及閨房隱秘,我便不再細問。擁著解雨再度向外望去,已經有幾人敗在了唐五經的豪飲下,醉倒在一旁。
“莫非唐五經是要把這些漁夫都灌醉了不成?”
我心中驀地一動,再注意觀看,果然樂山派和五毒教的人喝起酒來大都淺嘗即止,只有嗜酒如命的胡大海演示完槍法后拉著那幾個年輕人開始豪飲狂喝起來,還沒到二更,(我要書屋.53yao.)拓林鎮的人都醉倒在了篝火旁,胡大海也是一醉不起。
唐五經大聲吩咐眾人看好篝火,又小聲對何素素說了幾句,何素素面露猶豫之色,只是望了望已經一臉倦意的女兒,纔勉強點點頭。
接著,這四人便離開了人群,只是沒有回拓林鎮,卻往村子走來,徑直進隔壁院子。
看來唐五經早有準備,目光越過坍塌了一半的院墻,我這纔注意到隔壁院子里的棺材都被挪到墻根底下,上面還蓋上了樹枝,讓院子看起來不再那么詭異,四人進屋子不一會兒,就聽見何素素低低哼起小曲來,似乎在哄女兒睡覺。
而一墻之隔的這邊,我和解宋二女都盡力放平了呼吸,身子更是一動都不敢動,唐門弟子工暗器,最善聽風辨器之術,唐五經武功又不在解雨之下,耳目自然聰靈。
過了好一會兒,何素素的催眠曲纔停了下來,屋子靜了一會兒后,突聽何素素一聲驚叫:“三少,你……”
“噓——大姐別吵,當心吵醒了女娃?!?br />“那……三少,你快放手!我、我要回拓林鎮去!”何素素又羞又怒,只是聲音一下子低了八度,聽起來就沒有了做大姐的威嚴,反倒像是在哀求。
聽隔壁傳來淅嗦的聲音,接著一聲悶響,似乎是人倒在了炕上,這邊三人已是面面相覷,三人都知道對面發生了什么,只是誰都沒想到唐五經竟是如此色膽包天,解雨更是火冒三丈,若不是我拉著她,她早沖過去了。
“回拓林鎮,大姐妳也是和我睡一張床,妳是我媳婦嘛!”唐五經低低的聲音淫邪地透著一股濕意:“大姐,妳有多長時間沒男人了?難道妳不想嗎?”
“三少,別、別……我、我可是你……大哥的人!”
“別……騙我了!”嘶啦一聲輕響后,唐五經的聲音開始含糊起來,中間間雜著嘖嘖聲:“我大哥?他連魏柔、齊蘿都看不上眼,他會喜歡妳?!妳做夢吧!妳也不是喜歡他,妳喜歡的是王動那個淫賊!”
(我要書屋.53yao.)
“你纔是個淫賊……”
“哈哈,不錯,我纔是淫賊,大姐妳又是什么?且不說妳眼巴巴地送上門人家都不要,妳這五毒教教主之位是怎么當上的,妳那死去的老公何春霖又是妳什么人?”
“……”
“何春霖,他媽的是妳親哥哥!”唐五經得意道:“別以為他自幼過繼給了別人,妳們兄妹**就沒人知道了,西南地面上什么能瞞過我們唐門!妳他媽的就是一個臭婊子!淫婦!賤貨!還擺個什么臭架子!”
隔壁抵抗的聲音一下子就不見了,解雨也冷靜下來,或許是何素素的形象在她心目中一落千丈,讓她失去了見義勇為的興趣。
短暫的平靜之后,聽何素素輕叫了一聲:“這是什么?”唐五經嘿嘿笑了兩聲,又沒了聲響。
不一會兒,何素素“呀”的叫了一聲,接著就聽見“啪啪”的皮肉相撞聲,唐五經的呼吸也漸漸急促起來。
“大姐……妳這兒真緊,喔真他媽的爽,何春霖的**是不是只有筷子頭粗??!不對,他媽的……不對,我六叔的……可不比我細多少,怕是有年頭……沒操妳了吧……”
唐五經的淫詞浪語漸漸揭開了一個高門大派光環背后的齷齪,而解雨卻癡癡地望著我,神情極其復雜。
“雨兒,我懂妳,我真的懂妳?!?br />我愛憐地把她擁進懷里,這個翹家的女孩兒不光是為了滿足自己那顆寂寞的心,也不光是厭倦了“憐花公主”那副假面具,或許還有更深的隱情吧!
可我知道,心底的傷疤絕不能去揭開,我只能用萬般憐愛讓它加速愈合、結痂、脫落。
“唐門之亂,比我預想的還要嚴重哩……”
隔壁的唐五經竟似有了長足的進步,足足弄了半個多時辰,把何素素弄的也淫聲**起來,纔一瀉如注。
“大姐,”在何素素壓抑的啜泣聲中,唐五經竟意外地溫柔起來:“妳就做我的女人,我比六叔他們可強多了,妳不是一直想找個強有力的靠山嗎?”
何素素抽泣的聲音越來越低,唐五經又不知在她耳邊說了些什么,纔聽到她低低應了一聲:“嗯?!?br />唐五經得意地笑了起來。
笑聲甫落,一陣馬蹄聲就傳了過來。
WWw.xiABook.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鍵盤方向鍵翻頁)返回目錄 寫寫書評 泥人作品集
泥人其他作品: 《江山如此多嬌》

98年七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