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下書網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鍵)
手機看小說:m.shutxt.com
背景:                     字號: 小號 中號 大號 加大    默認

《江山如此多嬌》第六章

見沈熠、沈煌五個哥兒悉數成了俘虜,唐三藏不由得低聲罵道:“沈熠這個笨蛋,早告訴他好好藏著,怎么也讓人抓住了呢?”
“那還不是沈煌的功勞!”
我立刻明白過來,就在我們算計沈煌的同時,他也在算計著自己的哥哥,只是他畢竟不是江湖中人,加上唐門的易容術,他便弄不清自己對手的底細,一切便超出了他的預料,而我們也百密一疏,讓他得到了機會。
看到倒在地上的沈百萬,他五個兒子頓時都驚呆了,當然,其中的兩個該是早有思想準備,雖然眼前的局面可能與想象中的不太一致,但結果卻是相同,于是這兩個人率先大哭起來,拚命掙扎著要去看自己的爹爹,就算被人狠狠抽了幾刀背,那哭聲與掙扎都沒有停止,相比之下,其余三子顯然孝心不足,也難怪護衛們竊竊私語起來。
“二少爺真是孝順??!”
“大少爺雖然荒唐,可真心疼老爺,就算不能繼承家主之位,都沒有絲毫怨言,說不定,跟著這樣的主子反而更有好處呢!”
雖然看不清立花勘助臉上的表情,可他眼中卻閃過一絲迷惑,顯然事態的發展也大大超出了他主子的預料。按照我的估計,就算宗設對沈家有所懷疑,也不會驟下毒手,畢竟沈家所擁有的龐大商脈對宗設有著相當大的吸引力,看立花勘助來到沈家后直奔沈百萬的居所,他應是來試探沈家意向的;而沈家藏有高手也并不奇怪,第一次交易就出了事,彼此提防也理所應當,只要沈家真有誠意,誤會還可以解開,然而沈百萬的死似乎已經把和解的路完全堵上了。
“他真是沈百萬?”立花勘助身后一個矮胖漢子踹了沈熠一腳,問道。那廝漢語極是流利,竟和宋素卿一樣,聽不出一絲倭人口音。
“是你爺爺!”
沈熠雖是個花花公子,關鍵時刻頭腦卻異常清晰,知道自己此刻絕不能示弱,被踢倒在地后依舊破口大罵,掙扎著站起來后又被踢倒在地,幾起幾伏已是口吐鮮血,激得眾家丁齊齊吶喊起來,有人更是被感動的熱淚盈眶,只是投鼠忌器,大家不敢上前。
只有我這邊三人才注意到他每次起身之后,眼珠都四處亂轉,似乎在尋找著什么,只是見沒什么動靜,他臉上已經漸漸露出一絲焦慮、聲音也漸漸低沉下來,只是別人見他嘴邊的鮮血,都以為他受傷氣弱,愈發覺得他視死如歸,著實難能可貴。
“都殺了!”
立花勘助立刻做了決斷,既然和解已不可能,斬草除根自然是上上之選。
只是話音剛落,卻聽邱鴻聲喝道:“且慢!”他用劍一指赫伯權,叫道:“不放了沈家少爺,我就殺了這廝!”
而眾家丁也跟著躁動起來:“他們殺了人,快去報官??!”
立花哈哈大笑起來,嘰哩哇啦不知說了句什么,刀剛舉起,我手中的翌王弓已經拉滿了弓弦,只是立花身后那個漢子此刻卻和立花低語了一句,旋即沖邱鴻聲道:“好,不過,一命換一命,你說,究竟是換沈家哪位公子的性命?”
“當然是沈二少爺……”
邱鴻聲脫口而出,可他見到沈煌滿臉的恐慌才知道自己錯了,沈煌那句笨蛋尚在嘴邊,一道亮光閃過,一顆大好頭顱已經飛上了天。
太完美了!
我不禁喜形于色,見是立花身后的漢子揮刀砍向沈熠,弓上便留了幾分力道,一枚羽箭帶著奇異的嘯聲直奔那漢子而去,那漢子聽到嘯聲有異,顧不得斬殺沈熠,回手一刀想磕飛疾馳而來的暗器。
只是雙方都低估了對方的實力,羽箭并沒有如我所愿的那樣射中他的心窩,而那漢子的長刀也沒能格開羽箭,羽箭微微變了方向,正扎在那漢子的肩頭,把他踉踉蹌蹌帶出了好幾步。
咦,這廝武功不弱??!我暗暗驚訝,宗設手下的另一員大將近藤又兵衛并不精通漢語,原本以為他是個通譯,沒想到竟是一把好手,心中驀地閃過一絲疑念,莫非這廝是中土的江湖人?疑念一生,頓覺此人的身形有些眼熟,就連他刻意變換的聲音都覺得似乎在哪兒聽過。
只是我已經來不及細想,那邊唐三藏雙手已如蝴蝶般飛舞起來,流星似的飛刀正好封死了立花勘助向右移動的路線,讓他無法去殺沈熠,卻在他左側留下空檔,他便揮刀結果了沈家老三老四;而解雨的飛刀則準確地要了立花兩個隨從的性命,隨即飛刀阻擊立花,才救下了沈家老五的性命。
“倭寇休得猖狂!”“替二少爺報仇??!”
我和唐三藏從亭上躍下,是該自己出動的時候了,不然或許會讓解雨看出破綻來,我倆可都不想在她心中留下什么陰影。抽出背后的兩截毒龍在半空中合而為一,帶著嗤嗤的破空聲直撲向立花勘助,旁邊唐三藏配合默契地朝那受傷的漢子兜去。
“是你!”
離立花尚有三四丈遠,他就認出了毒龍,眼神一驚,竟不顧赫伯權的死活轉身就走;那矮胖漢子更是機警,立花尚未起步,他已經竄出了老遠。
既然沈家這面的目的已然達成,立花勘助就沒有了利用的價值,有唐家兄妹襄助,我有十足把握留下立花和他的同伙,從沉宅一直追到大街上,雖然路上果然有兩批一共八名忍者相阻,可在唐三藏飛刀的緊逼之下,立花竟連騎馬的機會都沒有,只好穿家入舍,一路驚的雞飛狗跳,才堪堪保持住了和追兵的距離。
眼看就要追上敵人,立花和那矮胖漢子的喘息聲也越來越大,可前面亂草棚后已經隱約可見松江城的城墻了。立花精神陡長,突然長嘯一聲,就見從旁邊的草舍里飛起兩道人影,前面一人身法快如驚鳥,手中長刀如雷如電,朝我當頭劈來,氣勢雄渾竟不亞于武承恩使出的天魔殺神,口中還低喝一聲:“呔!休傷我弟兄!”
毒龍與倭刀在半空中相撞,激起一溜耀眼的火花,火花映照出一張儒雅的臉,正是宗設!而我手中一熱,胸口更是一窒,方才追趕立花耗費了不少內力,此刻竟落了下風!
這廝果然有接近十大的實力!我忙左手收槍護在身前,凝神觀望,右手更是搭在了腰間斬馬刀的刀把上。
“誰?!”
宗設藉勢后翻,話中已有了訝意,我臉上涂滿了爐灰,他自是認不出我來,只是立花勘助定是和他提起過毒龍,讓他很快想起了來人是誰,雙足在地上一彈,如燕子一般藉勢折了回來,隨著長刀劃出一道凜冽寒光,就聽他冷笑道:“將軍別來無恙?”
卻見從我身旁飛出五道暗芒,五把飛刀就像被賦予了生命的暗夜精靈,直奔宗設的要害而去。
唐五經曾經在黑石村施展過的名為“天狼七星變”的華麗手法再度展現在我眼前,雖然與七把飛刀齊射的頂峰境界尚有一大段距離,可威力比唐五經卻要強大許多。
“這才是我的大舅哥!”
凝聚了全身功力的毒龍槍趁勢勃然而發,全然不顧回身向我側面襲來的立花勘助,那兒該有我的大舅哥替我守護吧!
宗設處驚不亂,借著揮刀磕開飛刀的那一點力道,他身子竟然奇異地橫挪了兩尺,又避開了四把飛刀,只是封堵毒龍槍的力道卻弱了許多,雖然他藉勢再度向后飄去,身法輕靈異常,可半空中還是留下一串血珠。
而唐三藏倉促變出來的短刀雖然封住了立花勘助的全力一擊,可一刀即傷,一口鮮血“噗”的一下噴了出來,身子晃了幾晃卻兀自不退,還是解雨見勢不妙,舍了在流光刀里掙扎的兩個漢子回身相救,兩把飛刀逼開了立花。
“撤!”
宗設望了唐三藏一眼,目光頗有些驚訝,想來他也沒有料到今夜竟會連番遇到兩個一流高手,見立花還要擰身而進,便喝了一聲,立花頓時停住了腳步,而草屋旁又涌出六個人影,護著四人飛快向城頭奔去。我見這六人身后都背著棍子似的東西,看起來像是倭銃,也不敢追趕太甚,只好目送著宗設等人沿著事先布置好的繩索逃出城外,只把最后留守的兩名倭寇殺死在城頭。
回頭看唐三藏正抹去嘴角的血痕,他苦笑道:“這廝一身蠻力當真了得?!甭曇舯韧罩鴮嵦撊趿嗽S多,見我目光落在沾滿鮮血的手上,他才換上一副笑容,道:“我沒事,敝門內功不濟,卻是最會挨打了,要是我爭強好勝憋住那口血,反倒麻煩大了,再說,阿棠可是個國手哩,這點傷在她眼里不算什么?!?br />話雖說的輕松,可我也知道他是不欲讓我擔心,只是我沒料到他的“天狼七星變”竟如此花費內力,雖然只比唐五經多射了一把飛刀,可似乎多消耗了不止一倍的功力,若不是立花勘助箭傷未愈,他恐怕會更吃虧呢!
不過,和唐三藏配合的戰果卻也大大出乎我的預料,看來唐門暗器的輔助攻擊效果要遠在其它兵器之上,當然,天魔刀和隱湖劍法的相得益彰威力也不小,只是……這可真奇怪呢!
解雨心疼大哥,一面埋怨一面飛快地掏出師父留下的藥丸:“這是相公的雪蓮玉蟾丸,比咱家的還有奇效,你快點吃吧!哼,也不知道愛惜自己,以后誰嫁給你誰倒霉!”
“喂,我可是為了救你相公……”
“他命長著呢!一個老婆一條命,他總該有七八條命了!”解雨說著說著,聲音卻哽咽起來,一擰身伏在我肩頭啜泣起來:“你……萬一大哥……封不住那廝的刀,你讓人家……還怎么活……”
我心中頓起愛憐,把她緊緊摟在懷里,低聲笑道:“還沒娶你哪,我怎么舍得去死!再說,你相公真是屬貓的哩!”
卻聽一旁唐三藏嘆息道:“真服了你們公母倆,回沈家啦!”
回到沈家,那里已經亂作一團,沈煌和老三老四身首異處,自然是死翹翹了,而沈熠和他五弟倒在血泊中,卻不知是死是活,一些膽大妄為的仆人開始哄搶沈家的財物,前院內院有多處已經著起火來。
不知從哪兒鉆出來的王漢生和十幾忠仆雖然竭力維持著局面,王漢生的身前甚至已橫著兩具家丁的尸體,可無奈沈家宅院廣大,他又不敢離開沈熠兄弟太遠,竟制止不住騷亂。
我長槍一掃,將兩個背著大包裹剛從還翠樓里沖出來的家奴打倒在地,想起這里靠近金山衛,心念一動,便高聲喝道:“沈家眾人聽著,金山衛新任副千戶曾亮在此!速速各歸職守,組織救火,本人既往不咎;否則,株連九族!”
內力發出的叫喊在夜空中回蕩,搶劫的眾人一聽有官在此,頓時張皇失措,大家面面相覷,一人心存僥幸,偷偷開溜,被我一箭射死,于是眾人紛紛把搶來的財物扔掉,灰溜溜地回到各自的崗位上救起火來。
那邊唐三藏檢查了一下沈家僅存的哥倆,朝我點點頭,說萬幸,都還活著。點了幾處穴道,兩人才悠悠醒來,望著父親兄弟的尸骸,不由抱頭痛哭。
王漢生遠遠給我施了一禮,便搶到了沈熠身邊,沉聲道:“大少節哀順變,沈家諸事要大少主理,老爺及三位少爺的后事也需盡快料理,且莫悲哀過甚,傷了身體?!?br />聽王漢生這么說,沈熠猛的轉過頭來,所有的負面情緒在這一刻突然爆發,那神情彷佛是擇人而噬的猛獸,若不是唐三藏拉著他,他恐怕已經撲了上去!
“王漢生——”他的怒吼已經變了調:“我爹遇害的時候,你在什么地方?!我三個弟弟遇害的時候,你又在什么地方?!就算養條狗,也知道報效主人,你這個忘恩負義的雜碎!現在跑出來賣好,我呸!”他邊叫邊掙扎著,已是淚流滿面:“放開我,放開我,我……我要殺了他……殺了他……嗚嗚……”
王漢生臉上一陣抽搐:“大少,我的命是老爺救的,老爺讓我死,我會毫不猶豫地撞死在還翠樓,可老爺千叮嚀萬囑咐讓我效忠沈家,大少,不是效忠老爺,而是效忠沈家??!明知道出來是送死,這樣的事情我王漢生決不會做,因為沈家還有我可以效忠的對象,就那么輕易死了,九泉之下,我也無顏面對老爺!”
明白了王漢生的心意,我知道他日后將是沈熠的得力助手,便上前拉住沈熠的手,輸進一道內力平復他紊亂的氣息,道:“王總管說得沒錯,大少不振作起精神來,沈老爺子好不容易打下的基業可就要毀在你手里了!”又道:“其實沒有他,即使你沒被倭寇殺死,恐怕也死在暴亂的家奴手里了?!?br />用天魔吟頌出的話語頓時讓沈熠清醒過來,他嘴唇蠕動了兩下,一聲“對不起”伴著熱淚嗚咽而出,然后搖搖晃晃地走到父親的尸體面前,撲通一聲跪下,放聲大哭。
王漢生投來一道感激的目光。我不再理他,四下張望,卻不見前來助拳的邱鴻聲四人的身影,就連赫伯權也沒了蹤跡,聽王漢生解釋,才知道因為雇主身亡,外敵退卻,維持著微妙平衡的力量一下子被打破,原本就處在江南江北兩大敵對陣營的四人立刻分裂,邱鴻聲欲殺赫伯權而靜閑阻之,一言不合頓時廝殺起來,靜閑、林筠不敵而逃,邱鴻聲和何慶二人便追了下去,王漢生被暴亂的家奴所阻,只能眼見著赫伯權趁隙溜走。
“哼,邱鴻聲這廝以為自己能溜得掉嗎?!”我心中暗哂,當初為了得到沈煌和邱鴻聲四人的藏身之所,解雨借著白天和林筠錯身的當兒,偷偷在她身上灑了一點唐門秘制的千里香,五天之內,林筠根本逃不脫解雨的跟蹤,而既然邱鴻聲是追二女去了,找到了林筠,自然十有**就能找到邱鴻聲。
只是我不想引起王漢生的疑心,便假意追問起四人的去向,王漢生指著后花園說他們朝那邊去了,遲疑了一下,又道:“曾大人的頭發……長得好快呀!”
“嘴巴嚴才能長命百歲!”
我冷冷扔下一句,請唐三藏照顧沈熠,自己便帶著解雨奔向后花園。不一會兒,解雨就發現了線索,一路穿過后花園,到了院墻,她才停住了腳步。
此時后花園早已靜了下來,唯有地上不時可見的散亂包裹述說著這里曾經發生的一場騷亂。倒是宅外大街上人聲鼎沸,縱上大樹向外看去,一伙地痞流氓和十幾個軍卒斗得正歡,周圍住家的屋頂上不時傳來叫好聲,而更遠處一隊衙役正迅速向沈宅趕來。
見解雨微鎖蛾眉,在幾丈見方的范圍內轉來轉去,我知道此處定是四人交手的地方,過了好一會兒,才見解雨眉頭一展,沿著一條曲徑朝花園深處行去。
前面隱約可見那片嵯峨嵚崟的假山,我已經猜到這四人的所在了,如果靜閑林筠曾與邱何二人有場惡斗的話,實力不濟的兩女十有**已被生俘了,想到邱鴻聲是如何對待解雨的,我知道這個老色鬼眼前最需要的就是一處隱秘的住所來恣意享用已經到手的美味,而沈煌藏身的密室自然是他的首選。
果然,透過石門,斷斷續續的淫詞浪語伴著濃重的喘息聲飄進了我和解雨的耳朵里。
“……換馬!……他奶奶的,呼——名人錄上的女人……就是不一樣!真他奶奶的緊??!嗯……
啊……我說林女俠,你、你也配合一下嘛!“何慶的聲音淫邪而興奮,只是林筠顯然不肯合作,就聽”啪啪“幾聲脆響,何慶罵道:”你丫的還裝啥屄毛,早他媽的爛貨一個了,嘖嘖,還有臉梳雙丫髻呢!你說,你奸夫有沒有我厲害呀?“見解雨的目光已經快能殺人了,我手上的力量猛的加了兩成,密室的石門一下子就被推開了。
昏暗燈光下糾纏在一起的四人一下子都愣住了,林筠、靜閑以為來了救星,顧不得自己幾乎赤身**,拚命地掙扎起來,只是她倆該是被點了穴道,那掙扎顯得軟弱無力。
“呵,有人要英雄救美呢!”邱、何看不清陰影里的來人,以為是沈家人,很快從驚嚇中恢復過來,何慶更是雙手將林筠一對小巧椒乳握在手心,狠狠一掐,胯下夸張地聳動了兩下,嘿嘿笑道:“來吧小子,就這么老子也教訓得了你!”
“找死!”
解雨氣得顧不得變換自己的聲音,嬌叱一聲,已從我身子后竄了出來,烏光閃過,何慶的腦袋頓時飛了起來,沒了頭的身子竟還挺動了兩下,才向后倒去,身子尚在半空,一股白濁液體“噗”的一下,從挺直的話兒里射了出來。
說不出來的詭異把林筠嚇得臉都扭曲起來,呵呵地想叫卻叫不出聲,身子突地一顫,竟似**一般地抖動起來,一道水柱淅瀝瀝的落了下來。
邱鴻聲看著何慶的首級落在了靜閑身上,一呆之后,猛的從她身上彈起,密室里地方狹小,解雨被何慶尸體擋了一下,竟讓他拿到了兵器橫在靜閑的脖子上。
“別過來,過來我就殺了她!”
“可笑!我又不認識她是誰,就像你,你會可憐沈百萬嗎?”我冷笑道,半截毒龍閃電般朝靜閑肩頭刺去,就算邱鴻聲殺了靜閑,毒龍也會穿過靜閑的肩胛骨,刺進他的心臟!
發現我根本不顧忌靜閑的生死,他一下子崩潰了,只用我兩招,就束手就擒。
“大俠饒命,大俠饒命,我有錢!很多錢!啊——!”
尚在企求活命的機會,解雨已經一刀削去了他的命根子。
“你、是、誰?我和你……有何……冤仇?!”
“想知道嗎?”
流光刀抵在他的心口,解雨輕輕在他耳邊報出了她的姓名,只見他無法置信地望著我和解雨,然后眼見著流光沒入了自己的胸膛。
wwW.7wenwen.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鍵盤方向鍵翻頁)返回目錄 寫寫書評 泥人作品集
泥人其他作品: 《江山如此多嬌》

98年七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