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下書網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鍵)
手機看小說:m.shutxt.com
背景:                     字號: 小號 中號 大號 加大    默認

《江山如此多嬌》第二章

“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br />時隔半年重回揚州,故鄉已是物是人非。師娘們早把家搬到了松江,揚州的大部產業也都轉賣他人了,甚至連沈園都放棄了,只留下了百頃良田。
我畢竟在沈園生活了十七年,對它有著割舍不斷的感情,雖然它已經更換了主人,可我還是帶著解許兩女來到左近,緬懷舊日的時光。
正巧新主人出門,車馬如蓋、俊仆如云、前呼后擁、不可一世,路人均為之側目。
“真是牛嚼牡丹??!”我嘆息道:“師傅花了近二十載的心血才造就了沈園,而今卻落在了這等暴發戶的手里?!彪m說師娘南遷乃是大勢所趨,可看新主人如此模樣,我難免感慨萬千。
“莫養瘦馬駒,莫教小妓女嘛!”解雨若有所思地道。
“就知道妳要藉題發揮?!蔽也挥傻闪怂谎?,可知道她說的是至理名言。
自從師傅過世以后,兩年里我在揚州住的時日加起來不超過一個月,信馬由韁走在大街上,已經沒有多少人認得我了,那個曾經贏得無數青樓薄幸名的浪蕩公子,大概更是早已被人遺忘在角落里了。
所謂“黃金用盡教歌舞,留與他人樂少年”,想想往昔的浪蕩生活,還真是宛如一場春夢哩!
許詡沒聽明白,便問我她主子的話是什么意思。我把那首《有感》詩誦了一遍。
她聽到“三年五歲間,已聞換一主”,頓時恍然大悟,道:“原來小姐是怕老爺傷感呀!”或許是自傷身世,她的神色旋即黯然下來。
許詡是窮苦人家的孩子,家中上下十幾個兄弟姐妹,生活極其艱辛,一個女孩自然在家中就幾乎沒有任何地位可言,送她去燕子門只是為了能讓她有條活路。
燕子門的全軍覆滅本來使她前途堪憂,畢竟江湖上肯接納女性弟子的門派寥寥無幾,可因為我的緣故,一切都發生了逆轉,不僅她自己漸漸成為竹園不可或缺的一員,而且老家的兄弟姐妹在我的暗助下也擺脫了貧困,成了當地小有名氣的地主,許詡欣慰之余,也不禁想念起故去的恩師和久未謀面的父母。
“原本答應帶無瑕她們去泉州散散心,卻叫宗設攪了局,等明年開春的時候,咱們一起南下游玩,順便回阿詡家看看?!币娊庥挈c頭,我目光轉向一臉驚喜的許詡,笑道:“聽說,妳家鄉是個山清水秀的好地方……”
正說話間,卻見大街上迎面馳來一隊人馬,為首之人肥頭胖腦,正是慕容世家的二當家慕容萬代。離我還有五丈遠的距離,他就飛身下馬,迎上前來。
“還真讓大哥猜中了,動少果然是念舊之人?!?br />慕容臉上絲毫沒有斬殺趙家兄弟時的戾氣,反倒是一臉諂笑,就像是聽月閣的龜公一般。
“大哥說了,就算沈園賣了,動少也會回來看看,所以讓仲觀天天守在這里,功夫不負有心人,還真就把你等到了?!彼呎f邊打量了解許兩女一眼,見許詡神態緊張,臉上不由得微微露出一絲詫異來。
我知道許詡定是想起了應天城外那場慘無人道的殺戮,便悄然移形換位,遮住了慕容萬代的目光,嘿嘿笑道:“慕容二哥,常言可說了,無事獻慇懃,非奸即盜,你家老大……”
“非也非也?!甭犖矣眉亦l話開起了玩笑,慕容萬代臉上僅有的一點拘謹頓時不見了,放聲大笑起來:“動少有所不知,大哥后天要納聞香院的頭牌孫碧為妾,聽說大少你已經離京,猜你要回揚州,這婚禮又怎么能少了你這個主賓?”
“哦?你們家老大還真有閑情逸致??!”我嬉笑道,心底卻暗自一凜,我離京雖說并沒遮遮掩掩,但所知者甚寡,慕容這么快就得到了消息,顯然他在京中布有暗線,而嫌疑最大的自然就是漕督李鉞一系的人馬。
“不娶不行啦,孫碧不知怎的,就懷了大哥的孩子?!?br />慕容萬代的話一下子勾起了我的心事,我臉色頓時一變。
慕容粗中有細,見狀大概也想到了我曾極為在意的蘇瑾就是被別人弄大了肚子,恍悟自己說錯了話,可又不知該如何來圓自己的話,只好訕訕笑道:“不孝有三,無后為大、無后為大??!”
強壓著心中煩悶,我笑著應承下來,只是婉言謝絕了下榻慕容世家的建議,約好傍晚去拜訪慕容千秋,遂帶著解許兩女投宿到了館驛。
兩女上次陪我回揚州是為了楊慎,來去匆匆,又是大冬天的,揚州并沒有給她們留下多少深刻的印象,而今金秋十月,正是揚州的好時候,徜徉在小橋流水人家的景致里,兩女幾乎流連忘返。
路過寶大祥,解雨曉得唐門派出了她的一個堂叔在此坐鎮,本不欲和他相見,只是我卻想起了手藝高超的一代宗師周哲眼下正在揚州號里,便拉著兩女走了進去。
唐三藏曾告訴我,一旦整合唐門成功,他將把全部精力放在唐門熟悉的藥材生意上,從主要給藥鋪供貨,到在江南各大主要城市建立自己的藥鋪,這樣一個浩大的工程,讓他沒有多少精力去照顧寶大祥。
聽他的意思,他會和殷家商議,讓殷家贖回揚州、應天兩分號,并且價格相當優惠,如此一來,周哲的去向就頗費思量了,我雖放手不管殷家的事務,但也不想因為我的原因,讓殷家白白損失一員大將。
店里的伙計幾乎都是殷家時代的老人,自然和我熟悉得很,見到我,都圍了上來,親熱地打著招呼,只是稱呼由原來的“大少”變成了“大人”,弄得店里的客人都把目光投了過來。
“老張,周哲周師傅在店里嗎?”
“在,多虧他回來,客人才多了起來?!被镉嬂蠌埜锌艘宦?,說去喊周哲,便朝里間走去。
不大一會兒,就見里間門簾一挑,臉色略有些尷尬的周哲和一個面目清臞的中年漢一道走了出來。
那漢子邊走邊笑道:“王大人對寶大祥還真是念念不忘??!”
這漢子和唐天文有著幾分相像,雙目精光閃爍、雙手五指修長,態度從容不迫,顯然身負不俗武功,而我也一眼就認出他來,正是唐門百草堂堂主唐天運。
從沒正式會過面的兩個人竟然彼此都認得對方,我心中想想也覺得好笑。在我臉上裝出一副疑惑表情的同時,唐天運已經自我介紹起來。
“久聞唐先生的大名,先生一代藥學大家,讓人好生敬慕?!惫ЬS了他一句之后,我說明了來意:“我和舅舅是寶大祥的老客戶了,賤內的許多首飾就出自周師傅父子之手。雖說在杭州府衙我和周師傅過了一回手,可真說起雕功來,十個王動也趕不上一個周哲!”
周哲臉一紅,諾諾自謙了幾句。
我續道:“我已舉家南遷,日后恐怕沒有多少機會再回揚州了,只好趁機讓周師傅給賤內打造幾件首飾了?!?br />解雨機靈地纏住了周哲,而我和唐天運則來到了密室。
“大人難道不知道,唐門眼下正和殷家談判揚州號的回購事宜?”
“這么說,唐門大局已定?”
唐天運眼中閃過一絲異色,他大概才明白過來,唐三藏父子是得到了我的支援,他心里該暗自慶幸,自己沒站錯了隊:“我大哥放棄了家老之職,甘愿客居江南,可以說敝門已經完成了整合?!?br />“怎么會是這樣?!”我一怔,心中暗忖:“哥倆和解了?唐天威有這么好說話嗎?喪子之痛就這么輕易地治愈了嗎?”
這樣的結局與我和唐三藏當初的想法大相逕庭,而唐天文的這種低姿態,也頗讓我生疑,這不會是他以退為進的一步妙棋吧?何況他落腳江南,沒準兒還會給我帶來什么災禍。
心有所思,可我臉上卻是平靜如水:“既然如此,唐門退出自己不擅長的領域就勢在必行了。不過,我雖是殷家的女婿,可也是三藏的朋友,所以,我希望此番揚州號的談判,只是一種商業行為,我不想哪一方吃了虧,也不想讓它蒙上別的什么色彩?!?br />“這絕對只是個商業決定?!碧铺爝\顯然聽懂了我話里的意思,微微一笑道:“不過,殷老爺子是大人的岳丈,卻不是三藏賢侄的朋友??!”
果然不出我所料,老爺子該是打著我的旗號狐假虎威了。想來在他眼中,白放著這么個女婿不用才是傻瓜呢!而寶亭雖然一再告誡家里人,可也不能為了這點事情和父親翻臉??!
這邊是岳父老泰山,那邊同樣也是泰山老岳父,雖然殷乘黃毫不知情,可唐天文卻是心知肚明,聽殷乘黃拿著自己的女婿來威脅自己,想來也是憋了一肚子氣吧!
“我不會虧待唐門的?!笨傄o唐天文吃點定心丸,讓他知道我這個女婿沒忘了他:“唐門要在江南開設藥鋪,我會想盡辦法保證唐門水陸交通的安全的?!?br />“有大人這句話,揚州號就是白送給殷家也值了?!辈幻髌渲袏W秘的唐天運聞言,眼睛頓時一亮。
我連忙一擺手,說這是兩回事:“唐門真要感謝我的話,能不能做做周哲的工作,讓他放下包袱,與揚州號一起回歸殷家寶大祥呢?”
“我無顏面對老東家??!”周哲慚愧地道。
“此言差矣!”我斬釘截鐵地道:“良禽擇木而棲,古今皆然。每個匠師達到你這種高度之后,必然要有更高的追求,當時我岳父殷老爺子并沒有認識到這一點,而霽月齋卻準確地把握到了你們的心理,投奔霽月齋是順理成章的事情。至于杭州府衙出庭作證,一來表明你為人光明磊落,二來你恐怕也是受到了相當大的壓力。如果說你有錯的話,就是當霽月齋換手之時,殷家求賢若渴,眼巴巴地盼著你回去,你卻跑到了唐系寶大祥?!?br />“知我者,大人也!”
如果唐系寶大祥回歸殷家,周哲大概是最難受的一個人了。霽月齋充滿了草莽氣息,而他又是才從那里出來的,想必不肯再回頭。
如果不回殷家,那么唯一能讓他落腳的只有前段時間被他拒絕了的積古齋,就算積古齋不計前嫌,但他珠寶業“三姓家奴”的名頭怕是跑不了了。
而有唐門這個活生生的例子,他也該明白,自己創業該有多么艱難。此時聽我給他了個偌大的臺階,面子里子都有了,難怪他激動得熱淚盈眶。
“我這也是存著一點私心,至少以后請你打造個首飾,總不會像以前那樣,動輒上萬了吧!”
聽我開起了玩笑,屋子里的氣氛頓時活躍起來。
“就是嘛!我見過無瑕姐姐帶的那對‘雙龍戲珠’,也見過魏姐姐的那副‘心之湖’,真的都是精美絕倫的杰作哪!周師傅,你什么時候能幫我把那套首飾設計出來呢?”解雨望著周哲,眼中滿是急切的目光,只是偷偷瞥過來的眼神,透著一絲羞澀。
不過,沒來得及問清楚周哲究竟為解雨設計了一套怎樣的首飾,揚州總捕翟化已經把我堵在了寶大祥。
“其實我該去拜訪陳知府的,他是我的父母官嘛!不過,本官此番南下,圣命不可打擾各地官府,陳知府的好意我只有心領了?!蔽姨С龌噬贤窬芰酥愳痰难?。對屢受師傅好處卻在佃農抗租一事上站在了沈園對立面上的陳焯,我至今耿耿于懷。
翟化是老熟人,見左右無人,小聲道:“別情,不瞞你說,陳知府邀你住在府上,不單單是為了緩和一下你們之間的關系,更重要的是,漕督李鉞李大人眼下正在揚州視察漕運,就住在陳知府家中?!?br />他望著我緩緩道:“你也該知道,李大人和漕幫的關系相當密切吧!據我得到的線報,漕幫幫主李展曾多次秘赴鳳陽會晤于他?!?br />我頓時明白了陳焯邀請我去他家住的用意,官場上很多人把我出任刑部員外郎的理由,歸結為桂萼、方獻夫在皇上面前得寵,以致不少人覺得自己攀交桂方兩人無望,便開始打我的主意,陳焯也是其中之一,更有甚者,他還想在別人面前顯示出我和他的關系非同尋常。
可李鉞卻是我相當感興趣的人物之一。不過,李展和他關系密切?障眼法吧!李展在江湖又不是什么舉足輕重的人物,而漕幫除了人多,幫中也沒有多少油水,怎么供得起一位二品大員?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真正和他有關系的,該是慕容世家才對。在京城,我調閱了李鉞的檔案,發現他早年曾署理河東鹽政,而那時正是慕容世家快速發展的時候,至于漕幫倒向慕容世家,也該是慕容世家透過李鉞向它施加壓力的結果吧!
不過,翟化的話卻讓我頓起疑心,他是不是得了慕容千秋的好處?翟化和魯衛不同,魯衛背后是令人生畏的少林寺,蘇州也沒有強力的江湖門派,所以蘇州才成了江湖的噩夢;而沒有強大后盾的翟化卻很可能和慕容世家達成了某種妥協,不然,揚州也不會那么安靜,他這番說辭,未嘗沒有試探的含義。
“李大人總督漕運,和漕幫互有往來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沒什么好奇怪的?!蔽倚Φ?。
而翟化畢竟是老刑名,聞言并沒有什么異樣的表情,我便接著道:“翟兄,我也不讓你為難?!?br />寫了兩份拜帖,又讓寶大祥的伙計去文思樓定了一桌精致酒菜,送到陳焯府上聊表敬意,這才打發走了翟化。
望著很快融入熙熙攘攘人群中的翟化的背影,我心中一陣黯然,沒有權力做崇,我和他大概還可以維持一種很單純的朋友關系吧!而得到權力的同時,我很可能失去了更多。
“雨兒,晚上要辛苦妳走一趟陳府了?!?br />正覺得閑極無聊的解雨頓時躍躍欲試起來。
“呵呵,別情,真是恭喜恭喜??!”
聽雨別院里,慕容千秋一臉胖肉堆起的笑容,看上去竟是異常的真誠親切,而他身后披著白狐皮背子的明艷少婦也正含笑望著我,那剪水秋瞳流露出一絲哀怨、一絲纏綿,正是我昔日走馬章臺時的老情人、即將嫁給慕容千秋為妾的孫碧。
“同喜同喜?!蔽倚Φ溃骸袄细?,你倒是神勇的很哩!”
慕容嘿嘿笑了兩聲:“別情,我這是惦記著我那兩個侄女給我當兒媳婦哪!奶奶的,可把我累慘了!歲月,真他媽的不饒人??!”末了,他感慨道。
“原來你丫的沒安好心!”我飛起一腳,半真半假地怒道。
兩人說說笑笑進了浴室--這是我和慕容以往養成的習慣,慕容看來并不想破壞它,而我則客隨主便,自然也沒有反對的理由。
只是看到尾隨而入的孫碧開始寬衣解帶的時候,我這才驚詫起來。
“老哥,你玩過頭了吧?!”
“怕什么?你又不是沒見過!”慕容滿不在乎地摟過精赤的孫碧,一口咬住了女人紫紅的乳首,含糊笑道:“別情,見到美女還推三阻四的,可不是你的一貫作風哦!想當年揚州四大頭牌可都是你的胯下之臣,你小子甚至還開過無遮大會哪!”
“可我沒有參觀別人夫妻行房的習慣嘛!”
話雖如此,然而望著孫碧雪膩的嬌軀,我卻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她昔日在我身下婉轉承歡的妖媚,那微微隆起的小腹更是刺激著我的神經,清澈池水下的兇器悄然怒張。緊緊依偎在我身邊的那對西域姐妹花立刻察覺出來,對視了一眼,不知是姐姐還是妹妹俯下身去,將龍王夾在了一對豐乳間。
“莫不是你真成了個道學家不成?”慕容見我反應強烈,不禁狐疑道:“朋友如手足,女人如衣縷,就算我把阿碧送給你,不過是我送你一件衣服而已,又有什么了不起的?何況,我又沒讓你去搞我的女人!”
“算了,反正我沒興趣給別人戴綠帽子?!辈辉倮頃饺?,我凝神體會著西域女子的肥美,只是見慣了無瑕寧馨的豐腴,就覺得這對姐妹并沒有多少出奇之處,反倒不如旁邊被慕容弄得嬌聲低吟的孫碧來得勾人心魄。
“我也沒有嘛!有這癖好的可是武當派那群烏龜王八蛋?!蹦饺菅壑虚W過一道厲芒,隱約透露出一縷江湖大豪的鋒芒:“別情,我對不起你,沒把蘇瑾給你看牢了,讓武當清云、清雨這兩個混蛋有了可趁之機!”
“看?人心怎么能看得??!”
我心里一陣刺痛。好么,除了清云,竟然還有清雨的份兒,單單一個武當,就送了我兩頂綠帽子,怪不得這么急著對付我!而蘇瑾裙下的膩臣,還不知道能有多少哪!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好壞都由她去吧!”
“你倒大度!”慕容略有些詫異道:“可人家武當防你卻像防賊一般,你離開京師沒幾天,清雨已經公開說,武林茶話會沒有再辦下去的必要了,他們可是要先廢了你一半武功??!”又道:“你倒好,還有心情帶著女人游山玩水!”
“怕什么,江湖又不是它武當一派的江湖?!?br />“這話也對,離了武當,江湖還是那個江湖!”
我語氣雖淡,可慕容還是聽出了我對武當的不滿,臉上不禁露出一絲喜色來:“話說回來,別情,我還真佩服你,昨天我聽譚玉碎說,少林寺藏經閣首座空相大師,在前幾天的河南武林同道聚會上公開表示支援續辦武林茶話會,清風突然吃了這么一記悶棍,大概也是郁悶的很??!”
少林和武當從來都是貌合神離,但近二十年來,兩家卻未公開唱過反調,空相此言一出,兩派的關系可謂降到了冰點。
不過,雖然出面發表言論的都是兩派舉足輕重的人物,可雙方都保留著變化的可能,不到萬不得已,這些江湖老油條們不會把自己逼上華山一條路的。
把對少林說的一番話又對慕容說了一遍,末了道:“十大的榮譽,對于少林武當或許不算什么,可對江湖其他眾多門派,卻是一塊金字招牌。而今屆的茶話會,春水劍派是絕對不會再參加了,鐵劍門、恒山派又連損大將,這么好的機會,我想能有幾個門派肯放棄呢?”
慕容聞言卻微微一皺眉,十大空出的名額,勢必會引起江北集團內部的競爭和不和,這在去年已有前車之鑒了,在他看來,今屆的十大讓大家看不到上榜的希望才最好不過。
鐵劍門雖然損失了胡一飛和來護兒兩大高手,可門主萬里流加上宗亮、齊默,保住十大地位綽綽有余,而恒山派主力靜閑雖然也告失蹤,可它手里還有一位在去年茶話會上根本沒露面的強手練無雙,唯一的變數就是春水劍派,可明確反對春水劍派的退出,卻又缺乏充足的理由。
“老哥,風物當宜放眼量。在江北集團中,除了你慕容世家之外,只有離別山莊能拿得上臺面來,可大江盟已經和十大中的武當、恒山形成戰略同盟了,同盟會里還有百花幫、鷹爪門這樣的準十大門派,很可能會藉機一步登天,聲勢可比你浩大的多。再說,你能把江北集團內的各門各派都吞并了嗎?顯然不能,那么,拿什么吸引這些門派為你賣命,不就是名利二字嗎?茶話會可是為你提供了一個現成的機會,你甚至不用為它多花一文錢?!?br />慕容眨了眨小眼,沈思起來。
我續道:“競爭當然是免不了的,可利大于弊。去年,大江盟暗助鷹爪門,雖然引起了一些門派的不滿,可更多的門派看到了希望--只要跟著大江盟干,大江盟就不會虧待他們。你慕容世家也可以照搬照抄嘛!像皖北譚家,譚玉碎娶了岳幽影,譚家實力已是不容小窺,若是再有一兩個強手相助,殺入十大絕非天方夜譚?!蔽椅⑽⒁恍Γ骸袄细?,我可是把宋維長送上了黃泉路,百花幫的林筠也失蹤了,你可別告訴我,你手里連個隱秘的高手都找不出來吧!”
下/書 網xiabook.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鍵盤方向鍵翻頁)返回目錄 寫寫書評 泥人作品集
泥人其他作品: 《江山如此多嬌》

98年七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