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下書網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鍵)
手機看小說:m.shutxt.com
背景:                     字號: 小號 中號 大號 加大    默認

《江山如此多嬌》第九章

“丫的,我怎么交了你這么個朋友,重色輕友!”蔣遲翹著個二郎腿,不滿地道,轉眼看到我身上的繃帶,立馬換上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難怪!自己小命都不要了,朋友就更顧不上了。說吧!到底是哪位弟妹來了,怎么也不介紹給我這個當叔叔的認識認識?”
正說著,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神色突然一變,人一下子從椅子上彈了起來,指著我鼻子叫道:“我可是聽人說魏柔來這兒和你商討新人榜的人選來著,她人呢?怎么不見她人影???噢——我的老天,你別告訴我,里屋的弟妹就是她吧!真是她?!你丫的別情,我他媽真服了你了!”他激動地上前抱住我:“這么說,隱湖的女人也可以搞了?不不,是可以娶了?那……那個藺無顏……她不是我弟妹吧……”
“我沒你丫那么無恥!”我一腳把他踹開,罵道:“你,不許亂打我媳婦師妹的主意!”手卻指了指里屋,示意這是說給屋里的魏柔聽的。
蔣遲自然心領神會,連說自己是真心實意,這話倒有三分實情,見過隱湖諸女后,他對魏柔和藺無顏都頗有好感,特別是對身材豐腴的藺無顏更是贊不絕口——他可是最喜豐腴女子的,不過因為江湖傳言隱湖弟子都要丫老終生,他沒有多少貪心來打破隱湖的傳統,私底下和我口花花了幾回也就過去了,隨后齊蘿的出現,更是吸引了他的全部注意力,魏藺則被他拋在腦后了。如今,得知魏柔委身于我,大概是覺得自己尚存希望,遂打起了藺無顏的主意。
“以前是‘鼻凹兒里砂糖水,心窩里蘇合油,舔不著空把人拖逗’,如今,嘿嘿……”蔣遲一臉憧憬,又感慨道:“別說,到底是一榜狀元,做官看不清局勢,這揣摩人情倒是把好手?!?br />我瞪了他一眼,卻一時沉吟不語。
我對藺無顏的印象并不好,直覺告訴我,她對權勢的熱衷遠比魏柔強烈得多,如此,蔣遲成功的希望要么很大,倘若藺認為紅塵俗世中的權力更有魅力的話;要么就極小,藺舍不得隱湖掌門的榮耀。
我當然希望是后者,這樣,隱湖和蔣遲的關系就不會太親密,甚至彼此互相戒備亦大有可能,這無疑對我十分有利。然而,我內心深處卻隱隱有種期盼,希望蔣遲能夠成功,究其原因,卻是為了齊蘿。
很難說清楚我對齊蘿究竟是怎樣的一種情感,簡單點說,就是恨不相逢未嫁時,偏偏師傅又給我灌輸了滿腦子的“淫人妻女者,妻女必遭人淫”的思想。如今,或許把她當作自己小妹妹的成分多一些吧!雖然她從來沒把我當成哥哥。
我真心希望她幸福,甚至希望她丈夫宮難能對她從一而終,記得當初得知盜了林筠紅丸的人并不是宮難的時候,我心里還著實替齊蘿高興了一回。即便我要對付練家,只要她決定和丈夫生死相隨,那么我就會含笑成全她,因為這對她來說未嘗不是一種幸福。
我知道,江湖上肯定有許多人像我一樣喜歡齊蘿,就像竹園諸女從來不缺乏傾慕者一樣,但膽敢覬覦她的,恐怕少之又少,李思或許是一個,可面對宮難和他背后龐大的勢力,他的機會相當渺茫。
然而蔣遲卻很有些不同……
在我面前,蔣遲絲毫不掩飾他對齊蘿的占有欲。他說,為了得到她,哪怕是變成魔鬼也在所不惜。我不知道是該喜還是該憂——為了除去宮難,他已經極其明顯地流露出了對付練家的強烈愿望,這對我來說無疑是個好消息。而使用一些卑鄙的政治手段,齊蘿甚至連求死都會變成一種奢望,除非她鐵石心腸,能毫不理會自己帶給父兄的災難,否則,她只能屈服于蔣遲的淫威之下了。
這樣的結局我自不愿意看到,不過為此和蔣遲反目,則毫無理智可言。我喜歡齊蘿,但她不是我的女人,竹園乃至京城得意居的女人才是我心中絕不容許別人觸犯的逆鱗,為她付出的代價,不能沒有限度。
藺無顏嫁給蔣遲,這樣的代價我還能承受得起,因為單單一個魏柔就足以抵銷同樣嫁出去的藺無顏對隱湖的影響了,何況還有六娘。而對齊蘿來說,藺無顏不僅可以很大程度上分散蔣遲的注意力,甚至會制止蔣遲對她的不軌之心——這種權力欲極重的女人是不大會喜歡與別人分享丈夫寵愛的,而蔣遲又有懼內的毛病,或許能讓齊蘿逃過一劫。
“……叫你這一折騰,差點忘了正事兒?!笔Y遲羅嗦了半天,見我沒有叫魏柔出來相見的意思,乖巧地轉了話題,“別情,邵元節中午毫無征兆地突抵應天,眼下正住在濟靈觀中,你說,咱們是不是該去拜會一下?”
“當真?!”我大吃一驚,急忙收拾起心事,問道:“不是說要等到咱倆回京之后,他才離京返回龍虎山嗎?怎么提前了這么多日子?皇上……皇上的修煉不能沒有人護持??!”心中一陣憂慮,莫非是義父失寵,被逐出了京城?
“是??!這事兒奇怪的很?!笔Y遲也是一臉困惑,“我開始還以為這老頭失寵了哪,可正巧朝廷的邸報到了,你猜怎么著?皇上封他為……”他說著從袖中摸出張小字條來,照著念了起來,“清微妙濟守靜修真凝玄衍范志默秉誠致一真人,丫的,十八個字的真人封號,我老岳丈說,這簡直是前無古人,前所未聞,哪里是失寵,分明是寵上了天!”
我聞言頓時喜出望外,真人封號,一字萬金,記得當年太祖即皇帝位,授龍虎山正一道的中興之主張正?!白o國闡祖通誠崇道弘德大真人”封號,雖然封號尊崇無比,不過十字而已,十八字的封號的確證明嘉靖對邵元節是恩寵至極。
心中大定,我隱約悟到了其中的關節,只是就連我自己都難以置信。
蔣遲那邊續道:“這還不算完,皇上著令邵元節統轄朝天、顯靈、靈濟三宮,總領道教。嘿嘿,總領道教,就連武當清風那老兒也要聽他調遣吧!想想我都眼饞,可既然皇上對他寵信有加,又離不開他,為何放他出京?”
“皇上的心思,豈是我等臣子所能揣摩透的?!蔽页烈鞯溃骸凹热凰搅私鹆?,而眼下你我又是半個地主,無論如何都該去拜一拜這位天師,不過要掩飾一下形跡,這里討人嫌的家伙可多得很?!?br />“還說哪!”蔣遲半真半假地瞪了我一眼:“兵馬司那邊結果如何,你也不告訴我一聲,光顧著討好媳婦!”
“那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哪有我媳婦重要!”我邊說邊朝里屋努了努嘴,“不過事情雖小,其中卻頗有奧妙。這樣吧!咱倆這就去濟靈觀,路上我跟你詳談?!?br />安撫好羞郝無比的魏柔,我和蔣遲便裝往濟靈觀行去。路上,我把案情詳細述說一遍,蔣遲聽說練子誠有嫌疑,興致頓時高昂起來。
“江湖上的伎倆我不大明白,不過照我說,唐門能不能在大同酒樓查到董明珠和柯鳳兒的下毒證據并不重要,同樣的東西唐門也能做出來吧!嘿嘿,這不就妥了,栽贓這把戲,豬都會?!笔Y遲的笑臉既囂張又陰險。
“你丫真是壞得流膿!”我搗了他一拳,“為了齊蘿,值得嗎?”
“值!怎么不值!”蔣遲小眼圓睜,斬釘截鐵地道:“別情,你都試探我三回了,怎么還不知道我的心思!”說著,他臉上突然露出一絲狐疑,“你丫別是也看中齊蘿了吧!可……他不是對別人的妻子向來不感興趣的嗎?”
“你別亂猜,我的原則不會因為齊蘿而改變……”
“那就好!”蔣遲飛快地插言道:“對齊蘿,我是認真的,我從來就沒這么認真過!別情,你一定要幫我,幫我得到齊蘿,我蔣東山發誓用一生的友誼來回報你?!?br />我心里頓時一陣苦澀,蔣遲,你是認真的,可代價卻是別人家破人亡,上位者的權力真是讓人驚心動魄??!不過,一生的友誼,這樣的條件還真是誘人??!
“東山,我只能說,我會竭盡全力剿滅練家。至于齊蘿,還是你自己來擺平吧!我不會摻和的。否則,一旦齊蘿知道了真相,恨我入骨,讓你殺我,你該如何是好?”
蔣遲頓時張口結舌,顯然他還沒來得及考慮得到齊蘿之后的事情,半晌,他才笑道:“你丫真是狡猾,不過,聽你口氣,我很有希望嘍?”
“那是你的理解?!蔽业溃骸把巯虏皇窍胂朐趺幢M快把趙、楊、言三人救出來,他們可都是今后對付練家的骨干?!?br />蔣遲沉思良久,幾番欲言又止,顯然也是覺得此事棘手,末了他有些泄氣道:“很難,即便眼下找藉口把人放了,也過不了趙鑒那一關,反而送給他攻訐的口實。只能等練家下毒的證據確鑿之后,才能替他們脫罪??砂凑漳愕挠媱?,即便弄到證據,眼下也不想打草驚蛇,那么趙清揚他們只好在大獄里蹲上幾年了?!?br />蔣遲一語中的,這的確是此案癥結所在。不過,雖然因故要暫時放練家一馬,但死了的趙真一卻大可以利用,只是礙于朝廷對邪教的態度以及一字正教的規模,我不敢貿然行事,以防嘉靖的猜忌,只好讓蔣遲去當擋箭牌了。
“如此,還真是可惜了這三把好手!”我扼腕嘆息道:“特別是奇門趙清揚,他精通五行八卦,于兩軍對戰時大有用處??珊弈勤w真一不知天高地厚,竟把董明珠當成自己的禁臠了!哼,他那個破教主,別說拿到南京,就是在江湖又算個什么東西!”
蔣遲果然上鉤,道:“別情,你可別小看他,有一萬信徙,怕是連皇上都要關注他呢!”見我似乎有些迷惑,他解釋道:“你官升得太快,有些事情怕是疏忽了,我雖然也沒做過幾天官,介聽家里人說過,朝延防邪都甚于江湖,江湖門派說是以義氣相交,說白了卻是利益之交,沒有多少凝聚力,譬如大江盟,別看它現在聲勢浩大,一旦朝延宣布要取締它,它保準是樹倒猢猻散,立刻土崩瓦解,邪教則不同,邪教以信仰吸引信徙,凝聚力大大超過江湖門派,像白蓮教,朝延花了偌大力氣反復剿討,它卻始終是潰而不滅,今日被剿,明日或許就死灰復燃,試問江湖哪一個門派能做到這一點?
“這話倒也有理?!蔽壹僖馍蛩计饋?,“這么說,倒是可以利用趙真一的身份做些文章嘍?”
“對!英雄所見略同!我這有個主意?!笔Y遲眼晴一這,斟酌道:“日前呼方先生講官場逸事,說官員被參,上峰派人復查,復查的結果就很有說道,可以說是事出有因,查無實據,變可以說是查無實據,事出有因,按前面的說法上報,則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都說查無實據嘛;可按后面的說法上報,祗能等著挨板子了——雖然沒查證據,可事出有因,你還是有問題,祗是我沒查出來罷了?!?br />“咱們先來個查無實據,事出有因?!笔Y遲一臉壞笑,“先把一字正教打成邪教,他那么多信徙,即使證據不足,皇上也愿意相信,對了,練子誠的姐姐不是入了教嗎?正好,日后這也是練家一條罪狀。然后,稍稍改一下趙清揚的口供,就說他自己早就對一字正教懷有警惕之心,而趙真一在大同酒樓說了那么多狂妄之語,總能找出一兩句容易產生歧義的話吧!比如,他說過,‘我說的話就是道理’吧!這就夠了,奶奶的,皇上才能說自己的話就是道理呢!他想造反??!于是,對朝延無限忠誠,對趙真一懷有警惕之心的趙清揚出手了?!?br />蔣遲嘿嘿笑道:“怎么樣,事出有因,查無實據了吧!誰能查出來趙清揚腦袋里究竟是怎么想的!祗要皇上認定一字正教是邪教,那么趙清揚非但無罪,反而有功!”
“好你個蔣東山,平常里怎么不見你這么聰明,一說對付練家,你就來勁了?”我飛起一腳,暗忖,還真是英雄所見略同呢!蔣遲實在不可小窺。
蔣遲嘿嘿笑了起來,說不知怎的,一想到齊蘿,他就才思如涌,天下至妙,當真莫過于情。又說,自從練了洞玄子十三經,他信心大增,不然,還不敢去打齊蘿的主意,能有今日勇氣,全是拜我所賜。
說著,他指著遠處的濟靈觀,“機會難得,聽說邵大真人練制的春藥醇和中正最不傷人,別情你能說會道,千萬替我討兩付,我要未雨綢繆!”
=============缺部分================
“動少,其實我此番提前南下,太半是為了避禍,“夜半時分,我再度秘訪濟靈觀,邵元節的說辭已與傍晚截然不同,“張妃懷孕了?!崩先似届o地望著我,深邃日眸子里看不出一絲異樣。
“這是好事?!辈孪氡蛔C實,我反而坦然了,祗是面對眼前這個幾有通天徹地神通的老人,我一時也不知該如何解釋,只好含糊其辭。
“你呀!真是膽大包天!”老人臉上漸漸浮起一層疲憊之色,“我寧愿聽到是月兒那丫頭有了身子,那樣我可以天天數著日子,到了十個月,我就可以含飴孫了,可現在,我只好斷了那條小生命的生機?!彼L嘆一聲:“你讓我造孽??!動兒!”
我立刻明白,老人已經洞悉了其中的奧妙,并且親手替我除去了隱患,我也知道,他當時的心境絕非如現在這般舉重若輕,定然是做了極其激烈的思想斗爭,權衡了種種利弊之后,才決定站在了我這一邊,想要個孫子繼承宗祧這個理由并不足以讓他甘冒欺君犯上的風險,我和他的義父義子之情更不可能影響他的決斷,真正讓他拿定主意的怕是張妃懷孕給我倆帶來的好處。不過,他這一出手則促使兩人的關系發生了質的轉變,終于可以像真正的父子一般互相信任互相依賴了。
“義父,我們需要時間,可嘉靖耐心有限,孩兒只好出此下策,而現在看,成果斐然,眼下他對您老人家不就是寵信有加了嗎?”
腦海里不期然浮現出一張宛如捧心西子般惹人憐愛的嬌顏,從驚駭欲絕到婉轉相就,中間不過一個時辰而已,甚至許多甜言蜜語還沒來得及述說,或許知道我能讓她懷上龍子就足夠讓她放縱自己了——娘娘肚子里的孩子,誰敢說不是龍子呢?
對于這個我生平經歷的第一個人妻,我竟絲毫沒有違背了我做人宗旨的愧疚感和罪惡感?;蛟S,在我心中,嘉靖乃上天之子,又是龍的化身,已經不能算是人了,他的妻妾自然也就不是人妻;抑或因為嘉靖是唯一一個可以任意擺布我命運的人,讓我心生抗拒,于是張卿,這個嘉靖的寵妃,她的身份非但沒有縛住我的手腳,反而成為我甘冒奇險的動力。
祗是,四度春風就珠胎暗結,這倒是大大出科我的意料,按照千百年來傳承下來的婦科經驗和邵元節老辣的眼光,后宮不孕不完全是嘉靖責任,皇后和諸妃變非易男之相,這么快就有了喜訊,大概是洞玄子十三經和龍虎**相得益彰的結果吧!
“動兒,記住義父一句話,你少年得志,切勿張狂,更切勿小看了天下人,要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能看出,三年之內,后宮得子勢比登天還難,旁人亦能看得出,就說動兒你,不用多,再歷練三個月,眼光就保準比我還要高明。一旦皇上聽到什么閑言碎語,拼著折損壽元動用皇家秘法確定血緣,你說張妃能熬得住大刑,替她奸夫保守秘密嗎?動兒,過猶不及??!”
“還是義父慮事周詳!”我一臉討好,又嬉笑道:“奸夫,您老人家就不能換個好聽點的稱呼?”心道,難怪他要斷了張妃肚子里的孩子的生機,而此番離開京城也是要避開張妃流產的日子,如此一來,龍子不保就與他毫無關系了。
“早晚被你害死!”老人哭笑不得地瞪了我一眼,隨即又嘆息一聲,“我已和皇上明言,張妃懷孕實屬天意,是上天以此堅皇上修道之心,皇上祗要心誠,終成正道,子嗣自然不絕,但張氏這一胎萬難保住,亦是天意,不過,此時留在京城總是不好,煩心事就留給太醫院吧!”
“至于你,一俟茶話會事畢,就立刻趕赴京城,別苦著臉,自己惹下的亂子,總要付出點代價,何況屆時張妃早就流產了,皇上的火氣也早該消了,你祗要別再這么荒唐,保你無事,我是擔心,玄王坐鎮顯靈宮,時日短尚可,久了怕出毛病,他畢竟年幼,而我最快也要過完上元節才能返京。動兒你曾說過,一日不朝,其間容戈,茍離君側,讒間即入,此番離京,我已深有感情,皇上身邊絕不能缺了自己人,特別是他雙修一事,更要始終掌握在咱們父子手中?!?br />“義父您放心,今次是孩兒魯莽了,下次定加倍小心?!蔽倚ξ刈柚沽死先说纳瓿?,“孩子會等您回京指點孩兒一二之后,再去荒唐,之前,孩兒會還夾著尾巴做人,專心事君?!?br />雖然要比預計的提前一個月赴京,但事已至此,我祗能認了。而邵元節此時離京對我來說未嘗不是一件好事,特別是上命他總領道教,運用得當的話,既可以極大地牽制武當的力量,又不會暴露我對付練家的真實意圖。
“此番孩兒上京,尚留下一件心事,義父你可要幫我……”我開始述說我蓄謀已久的計劃。
http://www.56wen.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鍵盤方向鍵翻頁)返回目錄 寫寫書評 泥人作品集
泥人其他作品: 《江山如此多嬌》

98年七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