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下書網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鍵)
手機看小說:m.shutxt.com
背景:                     字號: 小號 中號 大號 加大    默認

《底比斯寵妃》第36部分

wwW.xiaOBook.com?我當做神女了。"
   安雅淡淡地抿了抿唇,將手機放回了腰包,轉身的時候,紅色的長發在陽光下又滑出了那與眾不同的珠光。
   呵,就是她。
   阿瑪斯的心里響起了這個聲音,他不由自主地跟在了安雅的身后,不遠不近,僅僅是一步之遙,就像是虔誠的仆人。
   "為什么跟著我?"安雅沒有回頭,阿瑪斯淡淡地回答:"因為您是神女,阿瑪斯是神的仆人。"
   安雅垂了垂眼瞼,做出了一個決定:"阿瑪斯,你是祭司,一定知道很多事吧?"
   "是的。"
   兩人來到了后宮的一個花園內,亮麗的陽光撒滿了庭院,濃郁的植物泛著油光。
   安雅望著天空:"我來自于另一個世界,所以,我想回家……"落寞滑過安雅的臉龐,失去圖坦卡蒙,她只有回家。
   "回家?可是法老……"
   "他有赫娜……"
   "法老是偉大的阿蒙神的代表,阿瑪斯從吉魯那里得知,法老很愛神女,您不能就這樣離開他,他會心碎……"
   安雅搖搖頭,似是自嘲,又似是不甘:"在我們的世界,一個男人只能娶一個女人,如果圖坦卡蒙愛我,就要離開赫娜……"
   阿瑪斯不解,娶很多妻子是法老王權威和地位的象征,但是,神女的世界,是應該高于埃及的,因為她來自于神的世界。
   "我想問你,阿瑪斯,有什么方法能送我回去?"安雅始終背對著阿瑪斯,沒有發覺阿瑪斯臉上的不舍和遲疑,他是埃及的祭司,他效忠于偉大的法老,于情于理,職責所在,他也應該為法老留下安雅。
   阿瑪斯低垂著臉,額前的劉海遮住了他帥氣的臉:"抱歉,神女,那是神的領域,阿瑪斯只是神的仆人……"
   安雅沉默了一會兒,轉身:"王后這幾天要吃點清淡的東西,少動,尤其是飯后,讓她今后在吃完飯后都不要做劇烈運動。"
   "阿瑪斯知道了,神女,王后……到底受到了什么詛咒?"
   "詛咒?"安雅幾乎笑了出來,"不是詛咒,是一種病,總之今后注意就不會再犯了,但如果再發,我可就沒把握能將她再次治好。"
   "神女,您真是埃及的福星。"阿瑪斯崇敬的目光讓安雅的臉開始發熱,她不好意思地轉身,重新背對著這個埃及大祭司,臉上燒成了紅云。
  
   有生以來,第一次被一個帥哥當做了主人,這種感覺,還真是有點--爽。





第16章 回家?還是留下?
  赫娜在喝了一天一夜的糖鹽水后,終于安然入睡。她的手依舊緊緊抓著圖坦卡蒙的手。圖坦卡蒙靠在赫娜的床邊,柔軟的床上是赫娜自己制作的靠墊,靠墊上繡著她和圖坦卡蒙兩小無猜的那段美好的日子。
   回憶漸漸涌上圖坦卡蒙的心頭,讓他酸楚不已。那段日子,只有他和赫娜,他們同吃同睡,有病痛時也是相互陪伴。
   直到那一天……
   圖坦卡蒙還記得那是尼羅河剛剛過汛期的第一天,他還是一個十三歲的少年,站在高高的王城的露臺上,俯瞰整個底比斯,很興奮。而他,卻看見了赫娜站在納克特門的戰車上,納克特門駕駛著戰車,異常威風。
   安克赫娜蒙,上下埃及最美的少女,站在戰車上,風揚起了她的長發和白色的裙衫,她頭上那個金色的頭飾在陽光下閃耀,她是那樣的美,就像一個神女。可是,她卻坐在納克特門的戰車上,這讓圖坦卡蒙很傷心。
   一直以來,赫娜與他都是形影不離,他們知道,納克特門是敵人,可是,他們卻是那么的弱小,無法反抗,只有裝傻做他們的乖孩子,等待著圖坦卡蒙長大。
   那一晚,赫娜哭了,圖坦卡蒙問她為什么要和納克特門在一起玩,赫娜沒有回答,只是抱著圖坦卡蒙大聲痛哭。
   然后,圖坦卡蒙就看見赫娜經常隨納克特門出游,納克特門那輛青光閃閃的戰車和威武的戰馬都讓圖坦卡蒙生氣不已,他也開始跟著荷倫布學習駕駛戰車,在底比斯王城里,到處飛奔。
   他學會了,他想帶著赫娜一起,讓她為自己驕傲。
   那一天,如果他不是那么早回來,就好了。
   他回來得太早了,因為他想帶上心愛的姐姐一起飛奔在尼羅河邊,就像納克特門那樣。
   可是,他看到的,卻是在紗帳間糾纏的兩個人影,和那聲聲奇怪的喘息。
   十四歲的圖坦卡蒙怎么會不知道他們在做什么?
   他被人背叛了,這個背叛他的人還是他深愛的、依賴的姐姐,他的妻子。
   萬箭穿心的痛讓他從此戴上了面具,他從此不再信任任何人,不再以真面目對人,將所有的表情都藏入那個面具之下。
   一個面具,隱藏了他的心,也讓他逃避了這個冷酷的現實,只有在那個面具下,他才能勇敢地面對任何人,面具已經成了他必不可少的偽裝,成了他的臉。
   圖坦卡蒙的心情很復雜,赫娜一直為他犧牲著,而自己卻一直誤會著。
   屋內漸漸上了油燈,昏黃的燈光給這間平時清冷的房間帶上了暖意,圖坦卡蒙環顧著赫娜的房間,他有多久沒有留意這個房間了?他看見了赫娜梳妝臺上的那個白色的臺燈,那是他送給赫娜的禮物。
   侍婢把臺燈點上,原本普通的臺燈映出了一男一女對坐的畫面,他們彼此凝望,愛意在二人之間傳遞。
   安雅從門外緩緩走入,圖坦卡蒙正凝視著那個臺燈,安雅看向臺燈,心中一陣刺痛,她收回目光,走到赫娜的床邊,手背貼上赫娜的額頭,放心地露出了微笑。眼角的余光里是那緊緊相連的手,安雅心中涌上酸澀,窒悶得想嘔吐,她再次走出了房間,圖坦卡蒙似乎并沒注意她的到來。
   "安雅!"忽地,圖坦卡蒙喚了一聲,安雅停下腳步,轉身,看著圖坦卡蒙略顯緊張的臉,微笑著:"她已經沒什么事了,這段日子,你要多陪陪她,愛情是康復最好的藥,我先回去睡覺了,這幾天你就不用擔心我了,我會讓阿瑪斯帶
   我到處去逛逛的。"說完,還對著圖坦卡蒙俏皮地眨眨眼睛,圖坦卡蒙想起身,身邊卻傳來赫娜的一聲夢囈:"卡蒙……我們去郊游……"
   安雅立刻轉身,緊咬下唇,在眼淚掉落之前,快速離去。
   坐在黑漆漆的房間里,安雅想了很久,她想起了初來時的害怕,現在想起來,她覺得當時的自己是那么的沒用,哭過,怕過,慌過,最后,開始學會堅強。然后就遇到了阿卡。安雅的唇角不由得上揚,阿卡讓她那顆不安的心有了方向。
   在經歷了戰爭和納克特門的死后,安雅一夜之間長大了,她記得有人說過:經歷死亡能讓人成熟。她覺得自己已經不再是半年前的安雅,那個安雅幼稚、嬌氣、軟弱、害怕孤獨,而現在的她,更多時間會冷靜地思考,她現在又該如何選擇?
   是找尋回家的路,還是留下來陪伴圖坦卡蒙?
   可是,她是絕對不會和另一個女人分享同一個丈夫的,這一點,她不會妥協。
   安雅凝望著空中的銀河,她是宇宙的尼羅河,她到底該何去何從?
   幾天來,圖坦卡蒙一直陪伴著赫娜,安雅也陷入了沉思,兩個人之間,似乎漸漸形成了一道不可見的門,他們已經很久沒見面了。
   尤其是圖坦卡蒙,他感覺自己快有半個世紀沒有看見安雅,這幾天,他無法離開赫娜,赫娜的身體也不穩定,他想等赫娜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鍵盤方向鍵翻頁)返回目錄 寫寫書評 張廉作品集
張廉其他作品: 《底比斯寵妃》《給力兔神(神君妖嬈)》《蘿莉棒棒糖》《黯鄉魂》《金夫銀婦》《夫如東海》《神廚太子妃》《惡靈談判專家》《孤月行》《狐顏亂羽》

98年七乐彩走势图